首页 >汤羹

怒剑龙吟 第一百一十章 梦断心碎

2019-11-07 22:59:32 | 来源: 汤羹

怒剑龙吟 第一百一十章 梦断心碎

被轰飞的风韧在半空中羽翼微颤,很就调整好了身形十分随意地落地,双剑交叉挡在自己胸前。他已经感觉到了现在的云青空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前强上了许多,恐怕是他终于将自己界级的真正实力施展出来了。

对此,风韧眼神比凝重。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用自己一人之力与界级实力的对手抗衡。

“同辈之中,能够激起我此般怒火的,你是头一人。逼得我动用部实力的,你也是头一人。不知道你该感到庆幸还是悲哀?”云青空狞笑道。

风韧不甘示弱地回道:“这句话,我正想还给你。”

云青空仰头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轻蔑之意,他说道:“如果你现在臣服,我不仅可以返利条生路,还可以把你引进我天痕宗修炼,如何?”

风韧哼了一声道:“那她们呢?”

“自然是成为我的玩物!等我腻了还可以部赏给你。”云青空的笑声极为放肆。

“那么,纳命来吧!”

呼啸的剑风是风韧给出的佳回复,论如何他都不放弃自己的同伴一人逃生,何况卖友求荣?

“不知死活!”

云青空一枪点出,他已经下定决心要让风韧陨落于此。任凭对方是何等天纵奇才,只要还未成长起来就完可以扼杀在摇篮之中!

这一次的交锋风韧压力倍增,他发现云青空论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增强了很多,基本凌驾于自己之上,而且此刻的云青空似乎根本没有直接击杀风韧的的打算,只是像在调戏猎物般只是在对方身上留下数道浅浅的伤口,并没有利用好好几次可以造成不小创伤的机会。

风韧知道绝对不能继续打得如此被动,他背后的羽翼再次幻化出数道残影,自己的身形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而云青空对此只是冷笑一声,面对眼前看似光怪陆离的幻象,现在的他完可以察觉到究竟哪一个才是本体。

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枪刺出,云青空果断选择了数道残影中的一道攻去,完不顾其他的幻象。而事实证明他确实选对了,有些诧异的风韧还没有趁机拉开多远距离就被再次逼近,他的双剑紧急交叉挡在自己胸前。

枪尖尚未点中双剑之时,风韧手中交叉在一起的双剑猛然爆发出了耀眼的强光,一时间纵使是云青空这种修为的实力也同样感官能力大降。就在这个时候,风韧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云青空的面前。

然而就在被阻碍的视觉才刚刚得到一丝恢复之时,云青空突然身形一侧,同样轻松地避开了风韧绕到他身后刺出的一剑。同时,云青空长枪枪柄倒捅回去,从风韧右肋擦边而过,也并没有造成伤害。

不过好不容易抢到这样的身位,风韧不可能一击失手就直接退去。右剑抽回之后,他的左剑紧接其后地刺出,目标却是云青空的后脑勺。

而云青空似乎身后迆长了眼睛一样,连头也不用回同样可以判断出风韧的攻击角度。他只是将头颅向右边一侧,就再次避开了着凌厉的一剑。不等风韧收招,云青空身形在半空中猛然一扭,手中长枪如同软鞭般抽出。

风韧躲闪不及,右肋严严实实地挨上了这一击,他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在空中接连晃了几个圆弧,然后重重地坠落在地上。

一大口鲜血喷出,风韧拄着剑站起身来,他已然察觉到,云青空对于自己招数预判的能力又上升了一个档次。前面紧急的变招还能够起到一部分作用,而现在彻底的是功而返。

“还有什么手段就部使出来,在临死前让我尽兴一下吧!”云青空居高临下地望着下方有些狼狈的风韧。

抹去嘴角边的鲜血,风韧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真气流转情况,还算过得去。在不久前觉醒了龙魂本源第二层之后,他的自我修复能力加了数倍。至少,现在的状况比他预想的要稍微好一些。然则,仅仅如此对于这场恶斗跟本没有什么实际的帮助,单方面的挨打就算自己再能撑也终究逃脱不了败北的命运。

这种时候,风韧先想到的是道哥,可惜的是,现在是得不到这个以前危机关头可以绝地反击的助力了。似乎,风韧隐约意识到了,自己以往在面对强敌之时,可能是过于依赖道哥的帮忙了,以至于一旦失去了他的助力,自己就变得如此不堪。

“在想什么呢?跟我交手还敢分神?”

云青空的长枪再次攻至,仓促间风韧左剑斩出,剑刃与枪尖撞在了一起。

“给我破!”

云青空咆哮一声,枪尖上瞬时涌出一股凶悍匹的气息。风韧左手中的灼炎剑在他震惊的眼神中竟然直接崩裂,剑刃化为点点火光消散空气中。

不容风韧多想,云青空的第二枪紧接着刺出。风韧别他法,仅存的右剑连忙挥出。几乎是之前的景象再现,枪尖点在剑刃之上后,看似坚不可摧的灼炎剑彻底碎裂。一时间,风韧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所有兵刃。

凝形兵刃的彻底破碎对风韧自身也造成了不小的创伤,而云青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顺势横扫而出的枪柄恶狠狠地劈在了风韧胸口上将其扫飞。风韧倒退的身影化为一道黑影撞入了院内的柴房中,巨大的冲击力使木制的房屋崩塌多半,彻底埋住了他的身体。

轰!

坍塌的柴房表面的废墟突然被一股从内部爆发的强气流掀翻,风韧的身影再次出现。然而现在的他浑身都是鲜血,椅的身躯疑在显示着此刻的虚弱。

云青空冷哼一声:“后问你一次

,臣服还是毁灭!”

“该被毁灭的应该是你!”

风韧的身形毫征兆的再次窜出,径直撞向了云青空。而云青空对此只是一阵冷笑,他枪尖一指,四条火蛇幻化而出从不同角度同时攻向风韧身上的几处要害。

然而令云青空没有想到的是,风韧仅是左掌一扬,四条火蛇竟然眨眼间就被不知名的手段斩成数截,直接泯灭。利用元素剥离之力轻松化解云青空的攻击之后,风韧紧握的拳头正对着对方的下巴恶狠狠地轰出。

“雕虫小技!”

这次云青空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避其锋芒,而是正对着眼前的那只拳头一掌印下,一股形的距离猛然一塌,如同天崩般盖向了下方的风韧。

轰!

猛烈的气流尽数回卷,云青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风韧的拳头边缘上的那道形屏障,自己的劲力论如何都法将其穿透。而在得到了绝对防御的情况下,风韧的这一拳终于狠狠地击溃了云青空的阻挡,正中他的下巴。

虽然仰头喷出了一条血柱,但是云青空的反击并没有因此而慢上哪怕一分半点。他右手中的长枪钻向风韧的胸口,不过依旧被与先前如出一辙的屏障所挡住了大部分劲力,然则已经旧力耗尽的风韧还是被一击给推出了数米之远,一条项链从他的右手掌心中落入地面。

眼尖的云青空当然没有忽视风韧手中滑落之物,他微微一想就能够猜到先前自己法击穿的防御自然是来自那个拥有着能量波动的项链。既然知道风韧的手段之后,云青空没有顾忌地又是一枪隔空划出,一股凶悍的气流如同惊涛航浪般迎面扑去。

失去了庇护之心的防御,风韧已经力抗衡接下来的这一击,他伤痕累累的身躯再次被掀飞,重重地撞在了围墙之上,背后墙壁的裂痕密布。然而,即使如此,风韧那从施展了元素剥离之后级紧紧握住的左手依旧紧握,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

云青空再次跃入空中,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强弩之末的风韧,在他眼中,胜负已分。

“既然你如此固执,那么再见了!”

说罢,云青空一枪点出,纤细的赤红色光线射向了风韧的右胸。

“没这么简单!”

风韧咆哮着左掌击出,不过转瞬之后他双眼的瞳孔一阵剧烈收缩,脸色大变。

一道娇小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逼近了战场,就在此时突然跃出挡在了风韧身前,而她即将承受的是双方酝酿已久的杀招。

不顾强烈真气的反噬之力,风韧来得及紧急抽回了自己的七成力度,而这一切依旧是晚了。

霍晓璇凄然一笑的脸庞映入风韧的眼帘,她张开的双臂似乎是想将他守护。然而云青空的攻击情地击中了霍晓璇的后背,并且从她小腹贯穿而出再在击中了风韧。几乎是同一时间,风韧的左掌在他双目通红中印在了霍晓璇的胸口之中。

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霍晓璇在两股力量的夹击下浑身迸射出数道血柱,她的身躯软绵绵地倒在了风韧的身上。然而就在她双眼合上的后一刻,其中望向风韧的竟然却是一缕法言明的欣慰与温柔,不过似乎还杂夹着一丝奈与不舍……

“不!”

风韧撕心裂肺般的叫喊声响彻云霄……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贵阳治疗盆腔炎费用
贵阳专看癫痫病医院
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鞍山市肿瘤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