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武侠仙侠大兑换 114.惨痛

2020-01-16 17:36:10 | 来源: 汤羹

武侠仙侠大兑换 114.惨痛

“爸!!妈!!!”

目光呆滞,齐羽不敢相信的嘶嚎起来,倒在血泊中的竟然是本应该因为儿子终于娶妻而在家中享乐的齐卫国和何秀娟!

颤颤巍巍的蹲了下来,齐羽伸出颤抖的手将两位老人的身体轻轻地翻转过来。入目的景象才打碎了齐羽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伴随而来的不是恐惧,不是悲哀,而是滔天的怒火!

饱经风霜的脸颊,已经空洞无神的眼中依旧可以看出死前的惊恐,显然是死在‘意外’之中。微微长大的嘴巴说明曾经呼救过,呐喊过,但是地上已经凝固的血泊和整片住宅区的贴近却是无情的说明了从两位老人受伤逝世起,就没有一个人前来查看的无情事实!

抑制不住的愤怒,压抑不了的悲哀。这明显是人为的事情究竟是谁做的?!

这个城市没有所谓的肆意杀戮的杀人鬼,两位老人的活动地点仅限于住宅小区之内也不可能惹上什么会杀人灭口的仇家。但是从血泊早已凝固,两位老人临死前显然已经呼救过却没有人来就来看,这显然是具有针对性的人为作用!而这个人为的真正针对对象显然就是他齐羽!!

“为什么……”语气压抑不了的愤怒,轻轻地为齐卫国和何秀娟合上了双眼,齐羽缓缓地站了起来。“祸不及家人啊,为什么不干脆的冲着我来!究竟是谁!?”

不过现在愤怒没有任何用出,齐羽立刻拨打了报警,通报了家里的地址之后,在公安机关一句“请在原地等待并保持现场完整。”给打发了之后,就在原地怔怔的看着父母的遗体。

就这样过了整整半小时,整整半小时齐羽都一动不动的维持着这样的状况,好像一座没有任何生机的石像一样巍然不动,看起来像是了无生机。最后还是预备好的事件闹铃响起,才将齐羽从另一个世界拉了回来。

木然的将打开,关上闹铃之后正准备关机的一刹那,眼角撇过的时间却让齐羽本来已经称得上死寂的眼神中闪过一道疑惑。

“公安局离这里应该很近才对啊,也就十五二十分钟的路程吧。为什么到现在过了半小时还没有来,难道……”好像一个机械一样的将自己脑海中的思路轻轻地说了出来,随着话语的增多,本来已经消失的众多表情又浮现在了齐羽的脸上。

带着愤怒的表情,齐羽快步的跑到了自家小别墅的顶楼。放眼望去,视野良好之下,却连极远之处都没有任何警车通过的景象!

被欺骗了!

紧握双拳,齐羽发疯似的回到了父母的遗体旁,抄起开始质问,但是得到的回复只有一句“已经派出警力,在那里等着。”这样不咸不淡的话语,更是单方面的挂断了齐羽的,一点都没有所谓的‘人民公仆’的样子。

瘫软在地,房间本来温馨的布局配上地上的血泊,是如此的嘲笑!挂着泪痕的脸缓缓地扫过这一切,却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被烟灰缸压着防止飘落的纸条。

被一开始的父母遗体冲击了心灵,视线丝毫不能离开的齐羽竟然在之前没有发现这一张极为明显的纸条。将烟灰缸挪开,齐羽将纸条拿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混蛋!!!”

一声怒嚎打破了早晨别墅区的寂静,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出来抱怨,好像这里就只有齐羽一人一样。

齐羽脸色狰狞的看着手上的纸条,上面的字迹不是齐羽期待的父母最后的遗言,也不是亲朋好友留下的留言,而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字迹,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这只是一个开始……”

愤怒过后便是惊惶,父母已经死了,那么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过程是谁?结果不言而喻……

“萱儿!!”

齐羽连倒在血泊中的父母都顾不上了,匆匆关上门后跨进了车库中的小车中,一边向着妻子家中打一边疯狂的赶去。

没有打通,连续打了三次都没有打通。就在齐羽快要绝望的时候,第四次的终于打通了!

“萱……”

“我是警察,请问你是死者什么人?”

还未等齐羽高兴的说着什么,一声冷酷的话语就将其打落了深渊。

警察……死者……

哄!

恍若一道晴天霹雳,齐羽只感觉天都塌了,妻子刚刚分离是兴高采烈的表情还犹在心中,就这样天人两隔了?

浑浑噩噩之中,齐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答另一端的警察的了,在后面车子疯狂地喇叭声中,齐羽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停车位之后,泣不成声。

从警察透露的些许信息中,妻子的一家都死了,死的跟父母一样,利器穿胸而死,倒在血泊之中。甚至末了,警察还添上了一句“这一次事件跟最近活跃的连续杀人犯很有可能有关系,为了保持现场的完整,除了警察之外其他人一律不许靠近现场,就连接触死者的遗体都不行!否则以犯罪嫌疑人处置。”这样称得上是恐吓的话。

浑浑噩噩的齐羽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将车子开到妻子家附近的,一路上甚至差点发生了好几起交通事故,惹得后面的车主们叫骂不已。

想要进去,被两位警察拦下来了不说,甚至带有怀疑的眼光扫视了一边,齐羽才相信了之前中的警察所言非虚。无论齐羽怎么说破了嘴皮子,这些警察都不让步,最后只得返回了车中。

但是还未点火,齐羽便被随后赶来的交警连人带车扣到了警察局中了。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当齐羽将驾驶证和身份证递给交警的时候,交警诡异的看了一样齐羽。将盖章盖上扣押了齐羽的驾驶证和小车之后,将身份证还给齐羽时,交警十分‘好心’的提了一句:“同志,你家中是不是有什么人遇害了?这个地址刚刚被人报案有命案发生,被认证是连续杀人犯犯下的案件之一,现场已经被封锁了。如果你家真的住在哪里没有别的地方可住的话,今晚还是将就一下旅馆什么的地方吧。”

似乎是明白了齐羽之前不要命的开车的原因,交警看向齐羽的眼光中也带上了些许怜悯,否则他才不会没事找事的给‘犯人’提供这些消息。

心已死,身却活。人生失去了一切希望,那么活着的将会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活死人罢了。

浑浑噩噩的齐羽甚至连公司打来的不容置疑的“你被解雇了!”这个在平时看来十分疯狂的指令都没有理会,随手一笑之后连都毫不留恋的扔进了垃圾桶。

离开了公安局之后,齐羽随便的找了个酒吧,开始买醉。

酒能消愁,一醉能解千愁。

但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即便是辛辣的酒,也掩盖不了心中的苦涩和绝望,直到深夜,和了一整天的齐羽才摇摇晃晃的从酒吧中踏了出来,一点都没有商界精英的样子,反倒像是一个邋遢的酒鬼。

“真是可悲啊,一个商界的天之骄子竟然成了现在这副德行。不过谁让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呢……”

当齐羽经过一条狭窄的小巷的时候,一声淡淡的嘲讽在背后响了起来,其中的内容让齐羽不由自主的一顿,随即升起的滔天的怒火甚至冲散了不少酒气和醉意,恢复了几分清醒。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齐羽喃喃着,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警察来的如此的‘巧’,自己前脚刚踏出们后脚就封锁了现场,带着抑制不住的愤怒,齐羽看向了先前发生的那个人,语气低沉的说道:“是么,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们干的好事么……”

“不不不。”带着得意的笑容,随着这位领头人的话语,前后都冒出了不少的人手,将齐羽团团的包围在了小巷之中。“我们也只是拿钱办事罢了,你惹得人可不是我们。虽然最近出了一个连续杀人鬼确实是一个很好地黑锅就是了……”

领头的这位是一个一身西装的西装男,仿佛一个社会精英一样带着高高在上的眼神看着齐羽,好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怒火也仅仅只是转眼间的罢了,不甘心又如何,愤怒又如何,死去的人就能活过来了吗?到头来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自嘲一笑,齐羽缓缓地开口了:“那么,能否告诉我我到底得罪了谁?竟然花这么大的代价来对付我?”

或许是认为齐羽已经是囊中之物,瓮中之鳖,西装男也很大方的回答了齐羽的问题:“好啊,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十年前的那场车祸?”

“十年前的……车祸?”齐羽当然记得,那一次的车祸可以说是自己人生的变革,出院后的自己才真正活的像是一个人,又如何能忘?想到当时公安机关给出的报案回答,齐羽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明悟。

西装男自然看见了齐羽脸上的表情,神情不屑的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呢,虽然跟那些官二代们过不去,但是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十年前撞你的是一个官二代,十年后的现在已经是邻市的常务副市长了,他家里的地位因为老头子命不久矣也快不保,所以这一次的换届本来很有希望成为市长的他被政敌翻出了一些老黄历,真正成为阻碍的也就是身为官二代时期的那一次车祸了。所以也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惹谁不好惹上了官二代。”

齐羽惨笑一声,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么回事。

十年前的车祸,带给了自己新生,也带给了十年后的自己毁灭,让自己的人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ps:这就是昨天的昨天的补偿章节,早上起得迟了再加上要看书所以现在才发,今天的晚上我会抽时间码字发上来的。不过顺道一提本书不是虐主文,现在看上去很惨但是之前就说了一切都是环境,不这样不能破局,下一章就恢复原样了。

青岛开发区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沙河口区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白癜风治疗方法
宁波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银川医牛皮癣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