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逍遥军医 第1599章 骄傲

2020-01-16 21:35:49 | 来源: 汤羹

逍遥军医 第1599章 骄傲

吴梦溪很想给巴克再做个暗示的,但她也最明白之前自己冒险暗示让对方不爽的后果,所以生生的忍住了。

如果是她,这个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把那座油田直接贱卖甚至送给对方换取这个保守秘密的承诺。

巴克就没有这么舍得了,这会儿他正缺钱呢,那几百万美元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能让自己开工而已,未来的大笔资金,他想只能通过黄金潜艇来解决了,而潜艇里面的黄金要搞出来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这个过程中要是能把油田卖个好价钱也算是过渡资金啊。

他的思维模式是小本经营的那种,既然这个时候对方是渴求海外油田资源的,自己卖给对方也算是帮对方啊,和吴梦溪那种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大将之风还是有点区别的。

但五十多岁的元首做了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如果我说我希望成为青年城投资项目的最大股东,你有没有意见呢?”

巴克梗了一下,因为一直以来吴梦溪或者叶明静给他表述的都是这个青年城将会成为家族的起始地,当土皇帝呢,怎么这边就突然冒出来一个真的皇帝要分一部分走,而且还是大股东?

要知道当初巴克可是连都没有申请什么资金,就是不愿被有关部门控制了这里,没想到……

他有个下意识的看吴梦溪动作。

如果说之前他们两口子是并列坐在陛下对面,这会儿随着对方起身走到窗边,跟着一起转动的结果就是巴克在吴梦溪身前,他这个回头的动作颇大,元首看见了,非常不满的嗯了一声,巴克才反应过来,还没看见吴梦溪的脸,就收回来也基本上没什么迟疑了:“我现在缺乏资金,陛下如果愿意投资……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就这么一回头一句话的时间,他也转过弯来了,当初海岛酒店刚刚起步的时候,家里没钱,吴梦溪还不是希望拉来王妃的投资,现在自己没钱,与其说盼望那个风险较大的黄金潜艇,还不如先接纳这个投资人,牟天博不是经常给自己洗脑,要懂得用别人的钱么?

最重要最重要的还在于!

如果这位陛下真的愿意投资给自己的青年城项目,那么未来这个项目就可以完全打着对方的旗号,更具有伪装性了不是?

这样一个小国投资,和投资的战略意义区别还是蛮大的。

但这中间还有什么关键环节没有想透,巴克是隐约觉得的。

他希望吴梦溪能提醒自己一下,但弯腰低头的吴梦溪这个时候什么暗示都不敢说,对方两次不悦已经表达得很清晰了。

陛下的高兴终于延续过来:“好!那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我会派人到你的公司入驻成为董事,并一直保持独立董事的地位监管资金运用。”

感谢上帝,得益于家里有位真正的傲娇总裁,巴克总算能分清董事、董事长和独立董事的关系,虽然广义上的独立董事是没有直接股份或者直接关系,完全出于公正立场在董事会发挥作用的,但就好像牟晨菲能跨界利用独立董事的权利加上股东的身份获得很大权力一样,对方这样对青年城的控制就很难捉摸了。

巴克终于咂摸出那个关键点:“哦,但是……对,您不能干涉我关于青年城以及海盗谷的整个经营权,您完全可以享受所有股东的红利,但不能影响我在这个项目上的决策……”

好像这一回,巴克才真正有点逼上梁山的必须要做这个总裁……嗯,也可以说是做这个青年城的市委书记!

未来这个青年城的掌门人市长,多半不是他,但是这个青年城的主心骨一定要抓在自己手里,不然这个地方不能为提供珍珠链上的帮助,那还有多少意义?

难道真的只为了个人家族的利益?

巴克这调调宁愿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现如今的局面他已经很小富即安了!

陛下好像看见什么非常奇怪的东西一样诧异:“我作为大股东,投资这么多,还不能控制整个经营权,万一你是骗我的钱,把我的投资不声不响的都转移了呢?我用什么来保证我的大股东利益?”

巴克眨巴眼,他是真不懂商业上这些钳制反钳制的技巧所在,说起来还得怪家里的老婆太能干,一贯遇到这样商业上过经过脉的细节都是老婆个顶个的挡在身前做了,巴克有种当初面对老白考察自己对岳兰市场了解时的捉襟见肘:“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负责建筑设计,这些商业上的事情都是我的太太在处理,但我想请您相信,既然我也要投资这么大去做青年城,我就想把那里做成一个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地方,起码……”巴克脑子里想了一下找了个比较:“我想把青年城发展成为未来就好像云顶那样成功的地方,我现在是建筑设计师,我倾注了心血的,没有别的项目比得上这个……”一边说一边指着电视上还固定的海盗谷效果图,那万丈光芒如同切开原石中的宝石一样璀璨的海上建筑,的确很美丽。

陛下走近两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巴克脸上的容颜:“你还真的是建筑师?去整了容的?”

巴克没隐瞒:“我太太……有位太太是做雕塑的,帮我做了点改变……”想想选了眉骨上方一块塑胶,搓捏一下揭开,陛下非常惊讶的关注了整个过程,这回就忍不住伸手摸摸了,摸巴克明显不对称的另一边眉骨,有点惊叹:“很逼真!你……你的太太……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然后脸上更是化作嘲讽一般的笑意:“看,你假如欺骗了我的投资,一走了之换个造型,我甚至都无法找到你,怎么办?”

巴克光棍了:“那我没办法,如果您实在不信任我,我宁愿不接受投资,别的条件随便您开。”

吴梦溪在这一刻,抬了一下头,她似乎听出点什么陷阱苗头,比自己丈夫更敏锐的把握到了对方的口风,果然,就在她刚看到这位小胡子陛下的时候,王君已经把手指向他自己的心口:“向我效忠,服用降头,你敢不敢?”

巴克真的有点发呆,下蛊?

这跟夫妻之间的爱情蛊可是两回事!

爱情,或者说夫妻之间的感情,是真有心心相印一说的,自己愿意为了吴梦溪冒险,同时吴梦溪更把这当成自己的情感支柱,这个可以有。

毕竟只要双方在心理上不背叛,就没有什么大碍。

可是向另一个人表达效忠,而且是单方向的,对方要是对自己有所怀疑,又或者想放弃自己,恐怕都能随时置自己于死地吧?

这就等于是把自己的小命完全交给别人任人宰割了!

可能么?!

吴梦溪却在这个时候终于抢在丈夫前面,一口答应:“好!我敢,我代替他!”

房间里三个人的目光都一下集中在她身上了!

看着一脸放光的她,仿佛那不是一剂可能死得不堪入目的蛊毒,而是青春美容驻颜丹一般!

充满骄傲!

开封市肿瘤医院怎么样
松岭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北癫痫病医院
兰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盐城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