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8章

2020-01-17 01:57:41 | 来源: 汤羹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8章

[第3章第三卷主政一方]

第28节第28章

谭芳静静的推开了卢小菁的办公室,见卢小菁站在窗口一动不动,谭芳轻叹了一口气,“卢总,没必要跟这些人生气,气坏了自己身体,不值得。”

“说是这样说,但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生气,现在几乎是每天都要看到这帮人渣轮着来酒店捣乱,越来越过分了,难道这天底下就没有个讲理的地方吗,那些个当官的就没一个能出来主持公道吗。”卢小菁满脸疲惫,安慰自己要看得开,但这酒店是他们卢家的产业,是她爸一辈子辛苦打拼出来的心血,现在父亲残废,她又怎么可能看着它在自己手上倒闭。

“这些人来得越来越频繁,说明那林虹想得到我们酒店的想法越来越迫切的,才会变本加厉的这样做。”谭芳走到卢小菁身旁。

“那是她做梦,真要贱卖给她,我宁愿酒店关门。”卢小菁咬牙切齿,“我是不会让她得逞的,我爸受伤的事,我也一定要讨回公道。”

“卢总,现在连那位陈市长也见不到,都不知道该去找什么人帮忙了,总不能真让酒店倒闭。”谭芳看着卢小菁,欲言又止,终是道,“卢总,其实之前我们的想法可能都钻牛角尖了,您也只是说坚决不卖给林虹,那不代表酒店最后真要看着酒店倒闭,或许我们可以尝试着将酒店卖给别人,林虹她想用不正当的手段恶意收购我们酒店,但其他人应该就不会,我们找能出得起价钱的人,总比让酒店倒闭好,而且那样一来,林虹等于也是没有得逞。”

“将酒店卖给别人?”卢小菁一愣,若有所思的看了谭芳一眼,一直以来,她脑海中想的就是不卖不卖,坚决不让林虹那个恶毒的女人阴谋得逞,哪怕是让酒店关门大吉,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也不让林虹如意,眼下谭芳如此说,卢小菁不禁又深思了起来。

谭芳没有再说话,她这么说只是提醒卢小菁罢了,真正的决定权在卢小菁手上,卢小菁在沉思着,谭芳目光看向窗外,眼神有些泛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总是一副复杂,更是带着些许愧疚和茫然的神情。

“谭姐,你这两天怎么了,是不是都休息不好?我看你现在好像都无精打采的样子,人都有点憔悴了。”卢小菁突的出声道。

“没事,这两天小孩子比较闹,经常半夜三更哭闹,我只能陪着折腾了。”谭芳摇头笑了笑,“卢总别顾着关心我,多照顾好自己才是,这几个月来你才是真的瘦了,我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惜我又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跟着瞎着急。”

“谭姐千万别这样说,你已经帮我很多了,这几个月要是没有你一直鼓励我,安慰我,我说不定早就倒下了。”卢小菁伸出手握着谭芳的手,感动道,“我一直都在心里把你当成亲姐姐看待,真的,一直想开口跟你说一声谢谢,这几个月来发生了这么多事,酒店内外交困,来自外部的困难我们无能为力,但内部的事情,要不是靠你帮我处理,我想我们酒店坚持不到现在,那么多人提出辞职,如果不是你一一去做他们的思想工作,帮我处理这种焦头烂额的事,我们酒店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卢总千万别这样说,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卢董事长待我不薄,现在你们卢家出了这样的事,我尽力也是应该的,再说,我拿着你们的薪水,怎能不做事。”谭芳笑道,卢小菁这番话让她身体微不可觉的轻颤了一下,隐隐有从卢小菁逃离的冲动,“卢总,我到楼下去看看,那些个工商的人越来越过分了,只能再去塞点红包给他们了。”

“哎,塞了红包又怎么样,他们还不是照样在酒店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卢小菁苦笑。

“给了,他们只是闹得鸡飞狗跳,不给,就怕不只是鸡飞狗跳了,酒店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我们没办法去改变这个现状,也只能认了。”谭芳无奈道。

“也许吧,其实我昨晚见到了那位陈市长,他说他会过问,不知道是不是推托之词,呵,今天工商的人继续来找麻烦了,估计那位陈市长也没真心想帮忙。”卢小菁自嘲的笑了笑。

“当官的都是这个德性,冷漠凉薄,寄希望于他们出来主持公道,只能是自欺欺人。”谭芳似乎对卢小菁昨晚见到陈兴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卢总,咱们还是得另寻出路,我刚才的提议,卢总未尝不能认真考虑一下。”

卢小菁点了点头,沉默着站在窗前,思绪如同那天边的云彩,无限拉远着,昨晚接到的那个陌生,见到的那个神秘人物,这一瞬间,在卢小菁脑海里浮现了出来,难道真要逼她走上那一条路?

三楼的走廊过道,几个工商局的检察人员摆明了就是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骚扰着酒店吃饭的客人,有人吃饭的包厢,都被他们给一一‘照顾’了一下,其实现在来金都酒店吃饭的人不多,即便是一些以往常来吃饭的老客户,现在也因为金都酒店出了这档子事而鲜少再过来,会到这里来吃饭的,都是些不知情的,以外地初到南州出差的人为主,但经不起这些工商局的人恐吓说什么这家酒店违规经营,饭菜不卫生之类的说法,大抵都会离开。

“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检查什么?”肖远庆从包厢里出来后,就将门虚掩上,陈兴在里面,肖远庆自是要让陈兴免受打扰,这话刚问出来,肖远庆就看到了这些人制服上的工商字样,心里头的疑惑更甚,工商局过来检查也去检查企业的经营情况与工商执照登记是否一致,怎么也不是这么个检查法。

“你又是干嘛的,我们检查什么还要向你汇报不成。”一个年轻点的工商人员出口不善。

“工商局的是吧,小同志你怎么讲话的?”肖远庆有些恼怒的看着对方,怎么说也是一个局长,虽然是县局,但大小也是个官。

“就是这样讲话呗。”小年轻讲话依然是呛得很,他们得到上头的授意,来这家酒店就是找麻烦的,经常就是这种粗暴的作风,而且今天上头特意吩咐,力度得再加大一点,包厢也不能放过,眼下他们只能说是胡乱执法。

“这位先生,这家酒店存在违规经营,卫生更是不合格,早被卫生局通报批评过了,上周才有人在这里吃了东西导致食物中毒,就在刚才,还有客人在饭菜里吃出了死蟑螂,你们还敢在这里吃饭,难道不怕待会进医院去躺着不成。”另外一个执法人员拉了拉身旁的同事一下,让对方收敛一下,眼前这客人看起来有几分当官的样子。

“食物中毒?”肖远庆被说得吓了一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但终归是在体制里谋生的人,肖远庆并没有像普通老百姓那样好糊弄,不说别的,面前这些工商局的执法本身就存在古怪,看了看面前几人,“出了食物中毒的事,这酒店还没被勒令停业整顿,也算是稀奇事了,我天天看,怎么也没看到南州市的相关有报道这件事。”

“这是人家酒店花钱消灾了,拿钱去打通关系了,所以还能继续开下去,但我们工商局的人都有良知,看不过去这种事情,所以才冒着被上头领导批评的风险来检查,还好心提醒你们这些不知情还在这里吃饭的客人,哼哼,市里的没报道,那是因为市领导压下来了,你想想这是多恶劣的事,要是传出去还不得破坏南州市的形象,指不定还得引起市民恐慌呢,也就是我们这些在机关单位里工作的人才能听到消息,你以为是谁都能知道这个事的吗。”起先说话的小年轻斜着眼瞥着肖远庆,忽悠人的话倒是一套一套的。

从楼上下来的谭芳正巧碰到了这么一幕,听着这些工商局的人如此恶毒的中伤酒店,谭芳气得浑身发抖,下意识的就想开口指责,猛的想到自己,谭芳眼里流露出一丝苦涩,她现在也没资格指责对方,如今她暗地里的做法,跟这些人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走了过来,谭芳看到了王正云,王正云并没有像下面的执法人员那般去耍嘴皮子,而是像个大领导一般,双手背负在身后,在一旁看着,谭芳将提前准备好的红包悄悄的塞进了王正云的口袋,脸上愣是挤出一丝笑容,“王科长,您又来了。”

“是又来了,大妹子不会想我了吧。”那王正云看到谭芳时,眼前一亮,神色轻浮,目光落在谭芳的身上,手上不着痕迹的将那红包往裤兜里的口袋塞了进去,整个动作端的是行云如水,没有半点拖沓。

“王科长真会说笑。”谭芳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王正云那双手有意无意的朝她伸了过来,谭芳心里恼怒,脸上只能装着没事人一般,“王科长,我们酒店现在也就剩下这么点客人,您能否高抬贵手,让客人们安心吃个饭。”

“大妹子,不是我不想高抬贵手,是上头的人不想高抬贵手,也不知道你们酒店得罪啥狠人了,非要这么整你们,咱也只是个跑腿办事的,上头吩咐下来只能照做,要不然就冲着大妹子你,我也得给你个面子不是。”王正云那盯在谭芳胸脯上的目光如同生了根一样,嘿嘿笑了两声,“大妹子,晚上有空没有,一起吃个饭?”

“王科长,抱歉,晚上没……”谭芳忍着心里的厌恶就要拒绝,突的想到什么,似笑非笑的看着王正云,“王科长,晚上也有人请我吃饭,就是不知道王科长介不介意一起?”

“是嘛,那敢情好,我倒想看看谁请你吃饭呢。”王正云一愣,随即冷笑。

“王科长,我都答应您吃饭了,您是不是也该?”谭芳说着话,朝那边几个正站在包厢门口的工商局的人看了一眼。

“哈,那是当然,大妹子这么赏脸,我虽然帮不了你们酒店什么,但偶尔偷偷放水也没啥问题,我让他们象征性的逛一圈,马上收队。”王正云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谭芳和王正云两人在对话,前头的几个执法人员依然在和肖远庆耍嘴皮子,他们也是吃饱了没事干,来金都酒店就是没事找事,按照上头的意思就是能多捣乱多久就捣乱多久,每次过来,不妨多捣乱一点时间,所以他们也不急,见肖远庆不相信他们的话,这些人也不急着走了,又是食物中毒有多么可怕,又是前面包厢吃饭的客人听了都走了,你们就不怕真吃出病来啥的,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是嘛,这么说我们是该感谢你们了。”这时候,陈兴从包厢里走了出来,包厢门没关紧,肖远庆和这些工商局执法人员的对话都落尽他耳里,陈兴一听到什么食物中毒,市领导将事件压下之类的话,端的是有些好笑,但也没急着走出来,后面听这些人越讲越没谱,陈兴在包厢里也坐不住了,忍不住走了出来。

“我们是好心提醒你们这些在酒店用餐的客人,当然,你们要是不怕中毒或者吃出点啥死蟑螂死老鼠啥的,那你们就尽管在这里吃吧,你们自己都不怕,我们也没权赶你们出去,我们只是凭自己的良知做事。”

“嗯,这么说来,咱们南州市里的领导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人?他们明知道这家酒店的东西吃了会中毒,还敢让这家酒店继续经营下去,又帮着把消息压住?”陈兴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一旁的肖远庆听陈兴这么讲,再看看面前几个工商局的,险些就笑了出来。

“这个嘛,话也不能这么说,市领导的想法哪是咱们能猜到的,要不然人家怎么能当上市领导,咱们都是些小屁民,不过这位兄弟,你这胆子够大的,敢这么说市领导,幸好是碰上我们,要是碰上别人,指不定把送你去公安局了。”一年轻的执法人员道。

“我这不是顺着你们的意思说吗,照你们刚才所讲,潜意思就是如此。”陈兴道。

“我们可没说那样的话,只是好心提醒你们,你别胡乱给我们扣帽子。”另一人不满道。

“走了,走了,磨什么嘴皮子,准备收队。”红包收了,晚上又约得了美人,已经达到目的的王正云心满意足,开始要鸣金收兵了。

王正云吆喝着下面的人走,却是没看到旁边的谭芳盯着陈兴,眼睛睁得老大,险些惊叫了起来,赶紧用手死死的捂住嘴巴,看着陈兴,满眼的不敢置信,只可惜背着她的王正云此时正春风得意的往楼下走去,根本未曾看到这一幕。

谭芳傻傻的站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来,高跟鞋跟大理石地板亲密接触所发出的‘噔噔’声在走廊里回响着,那是谭芳在往楼上跑去。

“市长,这些工商局的人倒是挺奇怪。”肖远庆看着那些工商局的人离去,朝陈兴说道,他其实想说这酒店肯定是没去烧香进贡又或者是得罪人了,但这种话终归不好在陈兴面前直说,特别是今天是他第一次同陈兴接触,肖远庆难免要谨慎言辞。

“依我看啊,肯定是酒店得罪什么人了,有人故意要整这酒店呢。”张若明没啥顾忌,笑着直言,他刚才无意间想到陈兴指定说要到这金都酒店来吃饭,心里还在琢磨着刚刚上演的那一幕闹剧跟陈兴要来这酒店吃饭是否有啥关系。

三人重新回到包厢里坐着,看着那满桌的酒菜,陈兴笑道,“谁还敢吃?”

“反正我是不怕,我就不信真能吃出个食物中毒。”张若明大大咧咧的拿起筷子就夹菜,笑道,“刚才都吃过了,真要中毒,这会也该有反应了。”

“你这年轻人都不怕,我比你多活十几年就更不能贪生怕死了。”肖远庆半开玩笑道,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

陈兴笑了笑,没说啥,想着昨晚卢小菁跟他说的话,陈兴这会还真的是信了成了,他今天才来酒店吃饭就能碰上这事,可能真像卢小菁说的,那些个工商税务消防卫生等部门的人是三天两头就要来骚扰,要不然不至于他一来就能碰上这事,就算是再巧合也不至于巧合成这样。

“卢总,卢总。”谭芳几乎是一口气跑上顶楼办公室的,连电梯都忘了坐,大喘着气就冲进了卢小菁的办公室,卢小菁从她离开那会就好像没动过一样,此时仍然站在窗前看到谭芳喘着粗气,卢小菁摇头苦笑道,“谭姐,是那些工商局的人走了吧,我看到了,没想到他们今天走得这么快,估计是你又跟他们求了好久吧,辛苦你了,也幸好是你下去,要是我下去,怕是只会跟这帮人渣掐起来。”

“不是,卢总,是…是那陈市长来了。”谭芳喘了口气,因为激动,说话都结巴起来。

“陈市长来了?我怎么没看到?”卢小菁一愣,她一直站在窗口,并没有看到陈兴过来,此刻听谭芳如此说,卢小菁的反应就有些后知后觉,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激动和兴奋。

“真的,他现在就在三楼的包厢吃饭,那些工商局的人还去他的包厢骚扰来着,他走出来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谭芳看着卢小菁笑道。

“谭姐,你说的是……是真的吗?”卢小菁整个人如遭电击,更多的是不敢相信,看着谭芳,生怕是自己的错觉。

“卢总,是真的,要不然您现在跟我下去看看,那陈市长肯定还在。”谭芳点了点头,她同样高兴,发自内心的为卢小菁高兴,提醒卢小菁道,“卢总,要下去得快点,要不然等陈市长走了就来不及了。”

“对,对,赶紧下去。”卢小菁激动、兴奋,眼眶都红了,眼泪差点就掉出来,这是身处绝境的人看到最后一点希望没有破灭时所表现出来的最纯粹反应。

从顶楼办公室到三楼,卢小菁和谭芳坐着电梯下来,在电梯里的那么一小会功夫,卢小菁的心情端的是五味陈杂,急切、期待、焦急、不安等等各种心情充斥着脑海,陈兴来了,这给了她一点希望,说明对方昨晚的话并不是敷衍她,但卢小菁又担心陈兴就算是管了这事,依然帮不了他们卢家,这种带着期待而又害怕的矛盾心情一直在卢小菁心里徘徊着。

带着紧张的心情敲响了陈兴所在的那个包厢,在包厢里传出‘进来’后,卢小菁才和谭芳轻轻推开了包厢门进去,陈兴见到卢小菁时,微微一怔,随即释然,这是卢家的酒店,他刚才走了出去,卢小菁知道他的存在也不奇怪。

“陈市长,没想到您真会过来。”卢小菁神情复杂,更有着一丝激动。

“来试试你们酒店的饭菜,味道还不错。”陈兴笑着点了点头。

陈兴说话的功夫,谭芳也在卢小菁耳旁低语了几句,卢小菁脸色一变,看着陈兴笑道,“陈市长就不怕刚刚那些工商局的人说的是真的,指不定吃了我们酒店的饭菜,就该食物中毒了,到时候我们酒店可真要关门大吉了。”

“比起别人说的,我更愿意相信自己眼前的事实。”陈兴笑着扫了卢小菁一眼,可以听得出来,卢小菁这话里有着滔天的怨气,不是针对他,但那是压抑许久的不甘和愤怒,“卢小姐请坐,没必要一直站着,要不然我也不好意思坐着了。”

卢小菁认真的打量着陈兴,昨晚只是简单的接触,今天跟陈兴这么短的几句交流,再加上今天陈兴就意外出现在酒店里吃饭,卢小菁已经感受到了陈兴和其他将自己摆得高高在上的官员有着些许不同,起码她现在看到的是陈兴平和、真诚的一面。

可以坐十个人的大桌子再坐下卢小菁和谭芳是绰绰有余,卢小菁此时也不客气,在张若明身旁的空座坐下,让谭芳也跟着坐下,卢小菁双目炯炯有神,看到桌上没有酒时,诧异了一下,朝谭芳吩咐了一句,而后道,“陈市长说要了解,我昨晚还以为陈市长指不定是推托之词,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自己先罚三杯。”

谭芳很快就走了进来,一瓶刚刚开了封的茅台,卢小菁给自己满了一杯,一口就干了下去,紧接着就是第二杯、第三杯,端的是干净利落,这一切看在陈兴眼里,不禁暗暗点头,这女人不简单,酒杯虽然只是那种精致的小杯子,但重要的是卢小菁这个做法能让人佩服。

“陈市长,如果说昨晚只是我的一面之词,那今天您都亲眼看到了,不知道陈市长您现在是怎么想的?”卢小菁看着陈兴,带着些许紧张,陈兴或许只是一句承诺,但对她们酒店而言,可能就是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事。

“回头我会找相关部门的人了解,相信卢小姐很快会看到结果。”陈兴淡淡的说着。

“好,那我拭目以待,我相信陈市长您会是一个让人尊敬和爱戴的市长。”卢小菁炯炯有神的盯着陈兴。

“看来卢小姐这是要将我的军,要是没看到满意的结果,那我这个市长就该是遭人骂了。”陈兴笑着出声,一句玩笑话也让众人跟着笑了起来。

从酒店离开的王文正浑然不知自己今天例行的一次‘骚扰’就被陈兴亲眼瞧了个一清二楚,想着今晚能约上谭芳这个小少妇,心里头就乐滋滋的,打道回府的时候,一路上还在幻想着今天晚上如何将谭芳给‘拿下’。

夜幕降临,南州市沿海大道的海滨别墅小区里,李浩成惬意的搂着只穿着一件乳白色睡衣的林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最近妻子回老家去了,李浩成连晚上的时间都彻底自由了,这几个晚上都是在林虹这里的别墅过夜,美酒佳人,好不快哉。

手里喝的是价值五万左右的轩尼诗十年至尊,身边搂的是南州市有名的美人,这就是权力带给李浩成的生活,权力带给了他现在的一切,也让他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李浩成如此狂热的追求权力的原因,没有了权力,眼前这一切都不过是梦幻泡影,空中楼阁,随时都会灰飞烟灭。

“浩成哥,那位新来的陈市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嘛,怎么你每次都要不愿意谈他,人家想对他多点了解嘛,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他是你的敌人,也是我的敌人嘛。”林虹侧了下身子,一只手斜挎在沙发上撑着自己的脑袋,面朝着李浩成,一边转头去看着电视,这会是南州市电视台在播放晚间,经过剪切的画面,多次出现了陈兴到某某地方调研指导工作的镜头。

“嘿,他也只是刚来,我能了解多少。”李浩成撇了撇嘴,谈起陈兴,李浩成的心情显然好不到哪去,不过兴许是今晚的心情好,沉吟了一会,李浩成难得多说了一句,“不过我这位新来的陈市长呀,他的心情大抵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如履薄冰’。”

“怎么说?”林虹微微好奇,因为李浩成的缘故,她是对官场的事情有着浓厚的兴趣,南州市的政治局势,她也是不时关注着,除了有李浩成的原因外,她如今在生意场打拼,跟各部门打交道的次数一点都不少,而有李浩成照顾,也都顺风顺水。

“哼,南州市是我们本土派的大本营,不可能容得外人掌控,市委书记葛建明都不敢过分触动本地派的固有利益,何况是陈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而且这次市委书记和市长都是外人,打破了以往的平衡,陈兴想坐稳这个市长不是一般的有难度,在外人眼里,他现在是市长,嘿,但在内部,他的话说出来能否有人听就是个未知数了,到时候要是成了光杆司令,那可就要贻笑大方了。”李浩成眼里光芒闪动,别的他不敢说,但在市,李浩成就敢拍胸脯说他这个常务副市长说话比陈兴更管用。

“就怕这位陈市长来头大得很,把你们这些本地派的干部都收拾得服服帖帖。”林虹娇笑着眨了眨眼睛,“人家没三两三哪敢上梁山,你们可不要阴沟里翻船了。”

“那我拭目以待,他有这个本事,我还真服了他。”李浩成颇有些不屑,从桌上拿起一颗小药丸,混着红酒一块喝了下去,鼻孔里嗅着林虹身上发出的淡淡玫瑰香,视线逐渐被身子朝向自己的林虹所吸引。

林虹看到李浩成的眼神,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李浩成每每来她这里,她总要费点心思让对方每次都能享受到不同的乐趣,这也是她能一直深受李浩成喜爱的缘故。

难得的是这几天李浩成都会到她这里过夜,林虹颇为满足,她是李浩成的女人,说难听点就是李浩成养的金丝雀,李浩成不可能娶她,她也不可能让别的男人碰,要不然后果可想而知,夜深人静的时候,林虹要说没有空闺寂寞的感觉是不可能的,这几晚李浩成都来陪她,竟是让她生出了些许错觉,倒像是真成了一个家。

兰考县中医院
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
湖南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江门治疗白癜风办法
威海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