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叙利亚危机挑战中国外交政策

2019-07-02 14:51:30 | 来源: 汤羹

叙利亚危机挑战中国外交政策

两年多以前,当中国驻叙利亚大使张迅抵达大马士革时,在叙利亚总共生活着1200名中国人,多数是能源和工业工程雇佣的工人。

如今,在叙利亚的中国人只剩下了30人左右,这还包括外交人员在内。他们在使馆和周边的建筑内经常遭到迫击炮和枪火的攻击。

最近一次袭击发生在10月初,一枚炮弹落在了大使馆馆区,震碎了玻璃,炸毁了一堵墙,一名叙利亚籍员工受伤。

大使馆之所以成为叛军袭击的目标,是因为中国政府决定与俄罗斯一起否决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好时将在美国推出豪华版的大Kisses因为中国市场卖的好rity Council)针对叙利亚的三项决议。

张迅最近接受中国政府控制的报纸《环球时报》(Global Times)采访时表示:“说实话,如果我说我一点都不怕,那肯定是说谎。但叙利亚的形势很特殊。出于对大国关系与国际秩序的考虑,我们决定留下来。”

甚至很多着刚刚火箭大败之后传来这一坏消息湖人球迷却沸腾了名的那些我从未说给你听的爱中国外交政策制定者和分析人士,都曾(私下悄悄地)质疑中国对待叙利亚危机的方式。

一位常常应邀就外交政策问题为中国领导人提供咨询的人士指出:“我们似乎没有真正对待叙利亚的战略。我们被卡在‘韬光养晦’的老政策与试图更积极地在海外捍卫中国利益之间左右为难。”

‘韬光养晦’这个词是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来的,几十年来一直是中国外交政策的指导思想。

这一政策就是一项无差别政策:不干预他国内政,因此强烈地抵抗其他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对中国内政的任何批评或者干预。

但随着中国海外经济和商业利益的增长,中国政府发现,越来越难避开国境之外远在他方的冲突和危机。

利比亚内战敲响了警钟,迫使中国政府以高昂的代价紧急撤走了3.6万名中国公民,放弃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这一事件让中国的很多体制内人士呼吁制定更加一致和积极的外交政策,更好地捍卫中国的海外利益。

但这一思路并不适用于叙利亚问题,因为在冲突爆发前,中国在叙利亚的直接利益很有限。

西方外交官表示,中国与俄罗斯不同,很少向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领导下的政府出售武器,除了中国国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所有的几个小型能源项目之外,中国在叙利亚的投资“可以忽略不计”。

那么为什么中国政府坚持要在联合国保护阿萨德政权,即便中国在该地区的声誉受损也在所不惜?

北京的分析人士、官员和外交官指出,利比亚的经历是理解中国之所以采取这一立场的关键。

联合国要投票授权在班加西执行一项保护公民的有限行动,中国在投票中同意弃权,但事态发展让中国政府感到受到了愚弄,不得不接受西方主导下的利比亚政权更迭。

一位密切关注中国中东政策的西方外交官表示:“中国官员认为利比亚是一个可怕的先例,有可能引领其他地区的政权更迭。他们认为,这条道路会从利比亚通往大马士革,然后延伸到伊朗和朝鲜,最终进入中国。”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中国政府想要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外交政策议程的核心要素。

上周,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进行了一次会晤,后者赞扬两国“已经能够在最困难的国际问题上达成协调决策,叙利亚问题就是最近的一个案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