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食

沧海无缘 人界尾篇第32章 塔罗师家族

2020-01-16 21:55:49 | 来源: 主食

沧海无缘 人界尾篇第32章 塔罗师家族

“卢迪,你在吗?我……”我发现屋子里太黑也看不清索性就直接闭上了眼睛,用灵魂力扫视了一下发现屋子的正中心有一个用水晶片搭成的水晶塔。不过好像并没有搭完,只有不到五层的样子,而卢迪趴在一边靠在桌子上睡着了。

“卢迪,起床了。”我走到他面前叫了他一声,不过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卢迪。”我双手在桌子上用力一拍,不过即便这样也卢迪也没有醒。可是因为我的一拍,那座没有完成的水晶塔碑震塔了,卢迪一下子就惊醒了。

“啊!”卢迪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不好意思。”我尴尬的说道。

“我的……不对,你的……不对,啊……七星塔塔了……”卢迪激动的都语无伦次了,好像我刚才把他的世界毁灭了一样。

“七星塔?是我的那个什么命格吗?”我无奈的问道。

“不然呢?”卢迪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我弱弱的问一句,这水晶塔踏了会有什么后果吗?”我担心的问道。

“我搭了一晚上。”卢迪郁闷的说道。

“喂喂喂……你吓死我了!”我没好气的看着他。

“世间万物都是有因果预兆的,这就是根据你的命格搭成的七星塔,可现在它塌了,说明你可能马上就要有危及生命的大事情发生了。”卢迪冷冷的说道。

“正好,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我坐下之后认真的说道。

“什么?”卢迪疑惑的看着我。

“事情是这样的……”我将占星师的占卜、魔族进攻人族、我蓝时界的分身、老者的秘密几件事前前后后都跟卢迪说了一遍。

“你……”卢迪皱着眉头看着我。

“怎么了?”我紧张的问道。

“你能再说一遍吗?”卢迪表示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

“你让我打你一顿我就再说一遍。”我冷冷的说道。

“呵呵,那还是算了吧。反正你就是来找我占卜塔罗的,我给你摆个牌阵不就完了。不过这次可能关乎你的生命关于七星塔第五层的完成,所以我破例用一下家传秘术吧。”卢迪说道。

“家传秘术?”我疑惑的看着他。

卢迪从角落拖出了一个箱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了一件黑色的披风穿在了身上,我发现披风之上隐约浮动着一些白色的咒文。他又一块黑布,一抖平铺在了桌子上像是桌布一样,不过上面有一个用鲜血画出来的小型阵法,散发着一种奇异的能量。

“开始吧。”卢迪从箱子里取出了红、蓝、绿、白、黄、紫六副不同颜色的塔罗牌放在了阵法的六个阵位之上又取出自己的那副塔罗牌放在了正中心。

“我需要做些什么?”我小心的问道。

“滴血。”卢迪冷冷的说道。

我咬破了手指将三滴血滴在了阵法之上,同时卢迪也滴了六滴血在阵法之上,将披风上的帽子戴上盖住了自己的面容,低下头去不说话了。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阵法浮动了起来,第一个阵位之上红色的塔罗牌移动,移动到了阵法的最中心吸收的一滴血,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尊敬的询问者,我是塔罗师家族第一代卢邺。牌阵的第一张牌代表过去。”卢迪再一次抬头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另一张面孔。

“这……”我被吓到了。

“请抽取。”卢邺一挥手,塔罗牌自动转、切、洗,最后形成了一个扇形摊开。

我从中抽取了一张递给了卢邺,卢邺翻开了放入了阵法红色的阵位之上,我一看是牌面上画着一辆由一黑一白两匹马拉着的战车。

“正位的战车,过去的你排除困难,克服障碍,不管遇到什么也不会认输或是放弃。经过了不断的努力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可也正因为如此,你已经达到了巅峰,却忘记了身处山脚的那一份信念,也忘记了这并不是最高的山峰。”卢邺说道。

“我明白了。”我说道。

阵法再一次浮动,第二个阵位上蓝色的塔罗牌移动,移动到了阵法的最中心吸收了一滴血,发出了一阵强烈的蓝色的光芒。

“尊敬的询问者,我是塔罗师家族第二代卢杰。牌阵的第二张牌代表现在。”再一次抬头卢邺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张陌生的面容。

“再抽一张是吧?”我从蓝色的塔罗牌中又抽取了一张递给了他。

“逆位的恋人,现在的你自相矛盾,存在冲突,缺乏判断力,延误的决定。这是一个十字路口要向哪里走都是你自己的决定,只要你有承受后果的毅力不管走哪一条都不会后悔。”卢杰说道。

……

阵法浮动已经转过一圈,第六个阵位上紫色的塔罗牌移动,移动到了阵法的最中心,随着最后的一滴血被吸收发出了一阵紫色的光芒。

“尊敬的询问者,我是塔罗师家族第三代卢易。牌阵的第六张牌代表结果。”再一次抬头出现了一个和卢迪有一些相似的面孔,这个人应该就是卢迪的父亲了。

“最后一张了。”我将抽出来的牌交给了他。

“逆位的高塔,禁锢、坐困,无法改变的现实和超出个人控制范围的变化。不管你愿不愿意,高塔都会因为本身的原因而倒塌。高塔倒塌带来的却不一定是死亡,也有可能是自由的空气,这就要看你自己对身边环境的领悟了。”卢易说道。

“我明白了。”我认真的说道。

阵法六个阵位的塔罗牌之上出现了六个黑影,它们同时伸手将一股能量注入正中心那副属于卢迪的黑色塔罗牌之上,使其慢慢的悬浮了起来。

“卢迪。”我叫了一声。

“请抽取最后一张。”再抬头已经是卢迪自己了。

“好。”我抽取了最后一张牌。

卢迪接过卡牌的一瞬间,阵法慢慢的淡弱变成了黑布上的血色印记,卢迪也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支撑一样整个人倒在了下去……

“卢迪。”我将一些生命能量注入了他的身体。

“头好痛。”卢迪捂着脑袋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道。

“这是我们塔罗师家族历代塔罗师创造的通灵牌阵,可是好像对自己的消耗太大了。”卢迪说道。

“难为你了。”我感激的说道。

“最后一张是正位的愚人,愚人是对一切无所畏惧敢于探索未知的一种精神。只要你迈出一步,也许走出这扇门就是……”卢迪还没说完又倒下去睡着了。

“辛苦了。”我把卢迪放到床上之后离开了。

刚走出卢迪的房间,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了一些吵闹声。我好奇就出去看看,发现大门口站着一个白衣少年正在和几个守卫纠缠。

不过我刚一靠近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受控制了,这感觉就好像是对面有一块和我磁极相反的磁铁一样。

“一些没有眼光的凡人。”白衣少年说道。

这个少年身着一件白色的长袍,手持一把银色的折扇,面容很是清秀,而且在我看来有些太清秀了不免让人感觉有点娘,看着让人觉得怪怪的。

“发生什么事了?”我笑着问道。

“圣使大人。这个人一大早就来捣乱,我们想赶他走她却死活赖着不走。”一个守卫说道。

“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我走到少年的面前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少年疑惑的问道。

“不久之前魔族给人族下了一份战书,所以现在整个笑世殿可以说是严阵以待,你这样一个陌生人突然的出现没有被抓起来已经是很幸运的。”我笑着说道。

“是吗?”少年笑着问道。

“我叫卓胜天,是人族九贵族之一职权圣使。”我笑着说道。

“傲一方。”少年说道。

“这名字和你一点都不配。”我笑着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傲一方没好气的看着我问道。

“刚才我靠近你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想你也一定有这种感觉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我在蓝时界的分身了吧?”我笑着问道。

“我不是。”傲一方干脆的否认道。(未完待续。)

...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预约挂号
广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南阳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镇江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