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娇娘有毒 第136章 远行

2019-12-04 16:38:57 | 来源: 饮品

娇娘有毒 第136章 远行

夕阳隐没于林后,长乐山庄的灯火次第亮起。

书房里,花玥听完属下的禀报,又将事情交代下去,悠闲自在地端起旁边的白瓷小碗饮了两口,苦涩的味道蔓延开来。

在旁边书架上翻找的远志终于抽出一本泛黄陈旧的书册,递给花玥。

花玥轻抚了一下封页,点点头,心头掠过几丝烦闷。这药又吃了半个月,日日针灸,却无半点效用。

双目失明,许多事情都做不了。

比起以往余毒缠身,累及性命,如今如此反倒更贪心了?

钟朗从外面进来,将一沓册子扔在书案上,自顾斟了杯茶,淡淡道:“身份户籍已办妥。”

花玥微微一笑:“辛苦宣明了。”

关于萧瑜认亲这件事,花玥从上回落凤山起意之后就开始筹谋,如今倒还圆满。

钟朗方抿了口茶,就瞥见桌上放了本陈旧的册子,随后走近细看,却是那本古旧的南越风物志,饶是再淡漠,也不由微讶道:“怎么把它找出来了?”

这本古书据考证已有上百年历史,是好几年前花玥求医时意外得到的,一向极少示人。当初国师紫玉真人不知怎么听到了消息,亲自登门借阅,花玥拒绝了。后来还是齐帝开了御口,花玥才同意。

花玥笑道:“这本书在我手上是明珠暗投,放在架子上都落了灰,今日突然想起来,索性找出来给你,物得其所。”

钟朗心中惊喜,面上却不显,也没有跟其客气,当下让苍术收好。

花玥常弄到些价值连城的藏品,但本人对此并不热衷,多是转手送人。而钟朗喜好收藏,他这几日为萧瑜认亲之事奔波。花玥看似不以为意,私下却也在考虑如何答谢好友。

钟朗与之相交多年,亲如兄弟,自然了解他的性子。

花玥挥手让几个侍从都退下。而后道:“过些日子凌大将军应该会送阿瑜前往常州萧家认亲,那边近来有要紧之事,你我也同去

。”

钟朗早得了消息,当即点头。

只不过……现在花玥叫阿瑜这个称呼怎么如此顺口了?

萧瑜与凌轶是表亲之事不知怎么传了出去,一时众人议论纷纷。有惊叹她运气好的,也有不相信而质疑她弄虚造假的,但难免都露出羡慕之意来。

这几日肖家门前车马簇簇,凡是沾亲带故的无不前来道贺,想要攀结之人更是不绝如缕。村长、里正等人就不必说了,连清河县令都携了女儿赵婧过来登门拜访。

清河县令满脸笑意,温和亲切,与肖玉成说个不停。

在内院的赵婧脸色却带了几分勉强。她原本看不上萧瑜这样的乡下丫头,不曾想到,这还没过多久呢。那个她眼中的粗野丫头就一跃飞上了高枝,成了名门闺秀!而且还是兰陵萧氏这样的世家望族!

想到这里,赵婧心中很是嫉妒,好不容易扯出的几分笑意都有些挂不住,低头暗恨不已。

她怎么就没有这样好的家世?

不!这一定是弄错了!不过是乡下一个痴心妄想往上爬的野丫头,怎么可能会与兰陵萧氏扯上什么关系?那些信物肯定是伪造出来的。

赵婧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断是真的,已开始想象萧瑜到时出丑的样子,心下不禁埋怨起父亲太心急,名分还未定就过来道贺。

若闹了笑话可如何是好!

萧瑜并没有在意赵婧是什么表情,客气有礼地让夏至上茶。无论如何。赵知县是冲兰陵萧家的名头来的,总不能丢了萧、凌两家的面子。

肖佩端了点心过来,赵婧没碰。

赵婧这样的人,心思外露。比起那等阴险狡诈之人,倒没那么危险。

坐了片刻,清河县令就遣人过来告辞,于是赵婧也与二人作别,与她父亲离开了牛角村。

赵婧刚回到家不久,就接到了靖南王府淑慧郡主的请帖。抑郁顿时一扫而光,忙换了衣裳前往。

午后兰桂坊的魏如英也携礼过肖家贺喜,她刚离开,秦广宇也过来了。

看到肖佩接过肖玉成转交的碧玉簪,欢喜地下厨去做点心,而之前的嫌隙早忘了个干净,萧瑜不由微笑。

这般纷扰了几日,凌燕登门拜访,看见萧瑜就拉住她的手道:“阿瑜你好好准备一下,明儿回常州府认亲!”

肖佩和萧瑜都有些意外。萧瑜不由疑惑问道:“这么快那边就得了消息?”

凌燕笑道:“此去常州山水迢迢,书信往返最少也要一个月,如何能等外祖那里有回音了才前往?”

常州府在富庶的江南,风光极好,就当游玩也相当不错。

萧瑜微笑点头,想了想又问:“此次都有谁一起去?”

凌燕坐下来,拈起块肖佩递过来的点心:“我和哥哥都回去,钟将军和玥公子有要事亦一同前往。路途遥远,要用到的物件都让人比照我的用度备了两份,你还可以带上夏至和半夏。”

肖佩在旁寻思,还是有点担心,想让肖玉成跟去,最后还是打消了念头。大将军府定然做了妥当的安排,她还这样要求的话实在过于失礼。

萧瑜也想带肖佩同去,让她见识一下江南的繁华,终究没有开口。

凌燕离开之后,肖佩立即拉了萧瑜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又亲自带了半夏和夏至收拾好行礼,反复交待了一应要注意的事情,直到吃过晚饭天色不早,才让她赶紧去休息。

次日,萧瑜依依不舍地与肖佩和肖玉成作别,随大将军府来接的车驾进城。

此去千里迢迢,没有几个月怕是难以归来,想到要离开这么久,萧瑜忍不住回头看去,但见雪团追过来,而肖佩和肖玉成仍伫立凝望,不由眼眶微涩。经过将近三年的相处,肖家姐弟如今已是她最亲近的人了。

在萧瑜伶仃伤怀的时候,姐弟二人给她冷寂的心带来了温暖。

出了村口,雪团才坐下遥望马车离去。

到达大将军府,海事司的市舶使已亲自过来,言明此次船只的安排。因为凌轶几人决定坐海船走水路前往常州府,这样会快上许多。

整理妥当,一行人坐马车浩浩荡荡地到了港口。

萧瑜站在甲板上,远望是蔚蓝无际的大海,清新的风挟了腥咸湿润的气息迎面扑来,让人神清气爽。

至于客舱早已安排妥当,萧瑜和凌燕所在的舱房相邻。

众人登上船没多久,海事司负责此船的人过来,问是否可以启程。这时,从岸上匆匆下来一人,与凌轶说了几句。

萧瑜转过头,倏然看见肖佩正在码头朝这边挥手,身旁站了肖玉成。

两人怎么来了?(未完待续。)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新汶矿业集团莱芜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治疗盆腔炎费用
吉林那家医院专治癫痫病
福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