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揭秘大汉奸张敬尧被刺杀详情是被谁杀死的

2020-02-15 14:19:40 | 来源: 西餐

揭秘大汉奸张敬尧被刺杀详情 是被谁杀死的

1933年5月8日的中午,内一区警察署长祝瑞麟突然收到一封从报馆拍来的电报,揭开了刺杀案的“内幕”:

“各报馆转全国同胞均鉴,汉奸张敬尧出身微贱,军阀参与,竟更包藏祸心,阴谋建立华北伪国,受敌之700万元之接济,企图在平津暴动,做卖国之先驱,为虎作伥,数典忘宗,此败类不除,实国家之新心服患,民族之玷污,故本团于本月7日首诛该贼于北平六国饭店马到成功,今后更愿与全国同胞再接再厉,扑灭一切无耻汉奸,进而与敌人做殊死战,还我河山直指故事尔。专除汉奸救国团敬启。5月8日。”

瞒天过海,复兴社特务处变成了子虚乌有的“专除汉奸救国团”。有人认领这个案子,这下好了,北平市警察局不用真下力气查了。

笔者近日在北京档案馆,还发现了1933年5月12日张敬尧的女儿张继侠呈报北平市公安局局长的鸣冤状,其中写道:

“窃先父敬尧,年来息影津门,潜心佛学,与人无忤,与世无争。因于上月在连接恐吓信两封,先父为息事宁人起见,经家人等劝,至北平暂住。至于更易姓名,亦完全为避人耳目之故。不意于本月七日仍遭人暗杀于六国饭店内,全家老幼痛不欲生。荷蒙钧座秦镜高悬,恩赐办理丧事,深仁厚德,感激靡涯伏恳。钧恩饬令缉凶归案,以塞悠悠之口。是则死者感恩,生者戴德,衔环结草,永矢弗忘。谨呈北平市公安局局长鲍。孤女张继侠”。

看了这份鸣冤状,似乎张敬尧被刺挺冤枉的。要么是张继侠不了解内情,要么是混淆视听。其实,张敬尧一生几次死里逃生,最终以“汉奸”罪伏法,也是罪有应得。

白世维字子廉,山东蓬莱人,在北平已经落户多年,黄埔军校七期毕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被派到河北抚宁县任党务宣传员,兼临榆、抚宁民团教官,组织了1000多人的民团,袭击长城沿线的日军,后来受聘为东北义勇军第27路军司令,当了8个月无粮、无饷、无补给的义勇军司令。1932年成为“复兴社”特务处北平站的特务,化名“刘诗白”。刺杀张敬尧成功后,时年24岁的白世维受到嘉奖,晋升为北平站行动组组长、中校军衔,并被保送到中央陆军大学深造。

据原“军统”天津独立潜伏电台台长舒季衡在《军统局在天津的特务活动》一文中介绍:“1945年10月,白世维随平津区铁路局警务处处长吴安之来到平津,担任该处副处长,在天津办公,与原北洋贿选总统曹锟的长孙女曹继英结婚。1947年4月,陈仙洲调沈阳,保密局派白世维任稽查处长。1947年9月,白世维调任北平市警察局副局长。天津解放前南逃,最后去了台湾。”

生活在今天的人们,如果知道张敬尧,多半也是由于毛择东的缘故。

前几年有一部电视剧,名曰《恰同学少年》,表现的就是青年毛择东在湖南时期的故事。其中“驱张运动”中的反面主角就是张敬尧。

张敬尧是安徽霍丘人,1896年投身行伍,曾在北洋新军随营学堂、保定军官学校学习,先后在吴佩孚、张作霖、张宗昌部下任司令、军长等职。

1918年,段祺瑞执行武力统一政策,张敬尧率北军打败湘桂联军后,进驻湖南,当上了湖南督军兼省长。他和三个兄弟张敬舜、张敬禹、张敬汤,恣意暴政,为非作歹,无恶不作。湖南人给这哥儿四个编了首顺口溜:“堂堂呼张,尧舜禹汤;一二三四,虎豹豺狼;张毒不除,湖南无望。”

此后的日子,张敬尧是“越混越差”,先后在吴佩孚、张宗昌手下“屈尊”,后来隐居在大连、天津的日租界里。

1933年初,日军关东军参谋长坂垣征四郎开始收买北洋的残余军阀和失意政客,想作为日军进攻北平时的内应,并打算由其组成傀儡政权,达到完全控制华北的目的。

张敬尧当时还算是个有一定影响力的旧军阀,又与伪满政权有关联,自吹和29军上层有关系,准备发动政变。于是,坂垣征四郎任命他为“平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拨给活动费30万银元,要他出来牵头,组织傀儡。

1933年4月21日,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住进了一位高个子、名曰“常石谷”的天津商人。这位商人在饭店深居简出,还经常有一些神秘的人物来造访他。原来,化名“常石谷”的天津商人就是张敬尧。

复兴社特务处天津站站长王天木领着北平站站长陈恭澍和白世维等人接到任务——刺杀张敬尧。

王天木、白世维也在六国饭店开了房间,为了便于接近张敬尧。这一天,王天木突然发现在甬道左首一排房间中,有间房敞着半扇窗子,一个人侧身坐在床沿上,仰头对着窗子,手里还摆弄一个小物件。仔细一瞧,就见这个人“长方脸,鼻端高翘,两腮瘦削,留着两撇小胡子,下巴底下还有一撮长毛。”王天木眼睛一亮:咦!这不就是张敬尧吗!

王天木怕看走了眼,停下脚步,扭过身子又瞄了一眼,恰好和那个人打了一个照面:没错!就是张敬尧!

白世维也随着王天木的视线朝左边瞧,也瞧见了。转头与王天木眼神交汇的一刹那,王天木用手往房里指,嘴里小声说:“就是他。”

原来张敬尧喜欢吸食鸦片,晚睡晚起,再加上作恶太多,疑心很重,就耍了个滑头。他的确在3层开了3个房间,为了有一个自己的小天地,又在二层开了一个房间。没承想,聪明反被聪明误。

王天木快步向楼梯口走去,白世维站稳脚步,撩起夹袍,抽出手枪,对准刚刚站起半个身子的张敬尧胸部,“砰、砰、砰”,连开3枪,其中两枪击中胸腹部隔膜上下。

六国饭店报案打到东交民巷巡捕房,赫德林会同北平市公安局内一区警察署长祝瑞麟、侦缉队队长马玉林,带着手下前往六国饭店勘察现场。这三个人都是破案老手,一看这情景就知道是有预谋的暗杀。

当天晚上,复兴社特务处副处长郑介民得到南京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的确实消息:张敬尧已于下午3时,伤重毙命于德国医院。

当时报纸根本不明了事情的真相,1933年5月8日,《世界》刊出:“六国饭店凶杀案情节复杂奇秘”。报道大意如下:

东交民巷六国饭店三十号房住客常开(石)谷,昨日正午十二时余,突被一青年人,用手枪刺杀,常某当时身中两枪。

上月21日与常先生同住的,有一位穿着时髦的三十多岁的女郎,二人自称是夫妻。还有一位三十多岁、时髦的黄秀文女士,住三十一号房,与常先生往来频繁。

前晚十二时余,北宁路第十次客车到平,有一身着西服、携一时髦少妇者,报名周作人,投寓该饭店二十六号,后迁至三十三号。昨晨十时余,突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拜访周作人,在房内密谈甚久。至十一时,周某夫妇和年轻人外出。正午十二时余,年轻人一人返回,至三十号门前徘徊。斯际适常某在房间洗面,年轻人向常某下颌、背部开枪。

适饭店门外有一九五号汽车,载年轻人逃走。到东水关下车

,穿水关向南逃走。

被刺之常某,拒认被刺,竟称触电受伤。后被送德国医院十六号房。

方面的“北平军分会”不能公布事情真相,更不能承认干了这件事。日本军方则是“哑巴吃黄连”,一句话都没法说,因为说了就等于不打自招。但是,不知内情的北平警察当局严饬下属破案,但毫无进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长春儿童银屑病哪里看的好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甘肃白癜风专科医院
六盘水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
广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