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尼日利亚在抗埃博拉之战中率先大捷

2019-07-02 14:21:32 | 来源: 西餐

尼日利亚在抗埃博拉之战中率先大捷

本周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埃博拉病毒响应小组在《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对西非疫情做出了可怕的预言——并将致死率向上修正到70.8%——一天之后,尼日利亚卫生部部长报告称,该国已经没有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病例,并在今天结束对最后一批密切接触者的观察。  在接受采访时,尼日利亚卫生部部长奥涅布希·朱克伍博士(Onyebuchi Chukwu)正在纽约为一场联大会议做准备,他说:“目前,尼日利亚没有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病例,一个也没有。”

朱克伍博士更详细地解释说:“现在没有病人在接受治疗,也没有发现新的疑似病例。拉各斯已经没有接触者仍在接受观察,他们都已经度过了不少于21天的强制观察期。”  在追踪跟埃博拉病毒感染者接触人群的过程中,如果被观察者在三周时间里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即视为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  尼日利亚的河流州——其首府城市是哈科特港——原先有超过400名接触者在接受医学观察。截至周二晚间,只有25人仍在接受观察。  “他们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今晚(9月22日星期一),他们21天的观察期将结束,我们计划在明天(9月23日周二)解除对他们的观察。”  “就埃博拉病毒而言,尼日利车后座的人亚像其他国家一样安全。”  尼日利亚的成就  美国公共广播电视公司(PBS)弗雷德·德·萨姆·拉萨罗(Fred de Sam Lazaro)从哈科特港发回报道称,“就非洲目前的埃博拉疫情来说,尼日利亚发生的情况很少见,老实说,是绝无仅有。”  “对于一个电视摄制组需要在‘战壕中’工作以及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描述为‘因不安全感和普遍腐败……而跛足’的国家,尼日利亚的成就堪称大获全胜。”拉萨罗补充道。  周二晚间,拉萨罗团队出色的8分钟报道在公共广播电视公司的《时间》(Newshour)栏目播出。  事实上,尼日利亚已经将这种传染疾病控制在拥有2,100万人口的拉各斯以及拥有140万人口的哈科特港。  尼日利亚是非洲大陆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该国拥有1.77亿人口,但只出现21名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和8个死亡案例。与此相反,仅有430万人口的利比里亚已经报告了2,710名感染者以及1,459个死亡案例(截至9月18日).  7月23日,拥有美国国籍的利比里亚财政部官员帕特里克·索耶(Patrick Sawyer)来到拉各斯,他是来参加在卡拉巴尔举行的西非国际经济共同体(ECOWAS)会议。尼日利亚的埃博拉病毒正是由他带到这个国家。  索耶在离开利比里亚时就已经出现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症状,他的病情在飞机上恶化,并将病毒传染给ECOWAS前来欢迎他的其他人以及医院中对他实施治疗的医护人员。索耶在入院两天后死亡。  一位接受检疫的接触者出于某种原因乘飞机到达了哈科特港,那里距离拉各斯有7小时的车程。在那里,这个人接受了伊克楚乌·恩姆奥(Ikechukwu Enemuo)医生的秘密治疗。恩姆奥医生后来也去世了。  (更新:一位Twitter关注者和另一位读者联系我说,接受恩姆奥医生治疗的外交官员名叫奥卢-伊布昆·科伊,他幸存下来,并重回ECOWAS工作。我们正试图独立证明这件事。)  接着恩姆奥医生传染了其他人,包括他的妻子和妹妹。两人的治疗均获得成功,并恢复了健康。不过,尼日利亚当局不得不开始追踪哈科特港地区477名密切接触者。  谨慎沟通的需要  朱克伍博士告诉我,他也在其他地方公开表示,尼日利亚面临的一个挑战是,避免接受医学观察的人和埃博病毒幸存者被污名化。  “三个词语成为我们词汇的一部分:观察、检疫和隔离。”朱克伍博士说,但这些都需要解释清楚。  “观察有点像软禁,但你不是宣判他们犯了法。接受观察的人其实是一个受害者,而不是罪犯。我们监控他们的动向,并告知其家人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我们每天都跟他们联系,我们在拉各斯和哈科特港各有300名和400名观察对象,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要做的工作。”  只有当那些接受观察的人表现出症状——发烧,不管最终被证实是埃博拉病毒,还是黄热病和疟疾——他们才会被要求接受检疫。  “我们这时候才会第一次要求疑似病例离开自己的安乐窝,我们将他们送到不同于确诊病例的隔离病房。如果诊断是疟疾,我们就把他们交给医生按疟疾进行治疗。”  功劳属于世卫组织医生  尼日利亚的埃博拉病毒幸存者并没有接受任何实验性药物治疗。医生通过隔离病人、输液等手段来追踪接触者以及尽早诊断病例。《DNF》恍忽之境或将成为最强首饰套恍忽之境属性1览-明星代言成潮流 张杰或将成为小米首个代言人在某些情况下,输血是必要的。  朱克伍博士高度赞扬了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后者向尼日利亚派遣了救援医生。“我们只从医学书籍上了解到埃博拉病毒的知识,我们在今年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例。因此,我们需要一些拥有实际经验的人过来培训我们的医生该怎么做,然后再由我们接手。”  “世卫组织向我们派遣了拥有实际经验的医生,让全世界知道这一点很重要。”朱克伍博士说,“但在对抗这种疾病的过程中,我们还跟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以及无国界医生组织(MSF)进行了合作。”  控制几内亚、利比里亚以及塞拉利昂的疫情  朱克伍博士称,一大挑战在于,有三个相邻的国家爆发了疫情,并需要独立且协调的监督。尼日利亚的情况不同,因为一旦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宣布国家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他拥有权力和资源来指挥整个国家的救援工作。  为了集中西非国家的救援努力,加纳总统(他哈登颈部拉伤尚不确定能否出战明天的比赛是ECOWAS现任执行主席)召集成员国卫生部部长(以及尼日利亚疾病控制中心主任)召开了应对埃博拉疫情的特别会议。  在非洲其他地区,朱克伍博士表示,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以及塞内加尔)能够受益于乌干达和刚果(金)医生的专业知识,他们已经成功治愈了埃博拉病毒感染者。而世界其他国家当然也能提供越来越多的帮助:应急机动医院,静脉注射液和个人防护装备等用品。  不过,这些国家的人们也在表达对自己政府失去信心,因为他们的经济陷入崩溃,而食物和清洁水供应不足。  另外,在上周几内亚出现救援人员被杀害事件的情况下,国际救援工作必须加强安全保障以安稳人心,因为志愿者的工作条件已经非常苛刻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