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餐

线

2019-10-12 20:12:10 | 来源: 西餐

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一个没有名字的“邪教”。

高台上站着的,是我的老大——邪教头头。

他总是自称某池,喜欢讲池塘与鱼的关系。

“我们生活在一个小池塘里面,池塘里密布着数不清的鱼——那就是我们!”

“我们是特殊的品种,从一生下来就有无数的线围绕在我们身边。随着我们不断地成长,束缚在我们身上的线越来越多。可笑的是我们还在不断地制造着线,不断地捆绑在自己身上。”

“虫用线束缚住自己,然后挣脱线,化为蝴蝶。”

“可惜我们是鱼,注定要被线勒死。”

“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我们不能挣脱?很简单,因为池塘已经被线挤满了。”

“随着时间轴的不断下调,线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终于有鱼意识到,线太勒了。于是他号召大家,既然不能去除,那便换线。终于啊,线变了,变得不那么勒了。”

“但那又什么用?线依旧是线!依旧捆绑在我们身上。”

“我们注定得不到真正的自由!自由从来都是相对的!”

“什么?那该如何寻找自由?你是在问我吗?”

“如果我知道,那么今天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什么?你问我如果挣脱池塘呢?”

“哈哈,我们是鱼!离开池塘的唯一办法,便是走向死亡!”

我只是站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他装1 。

鱼的身上密布着数不清的线。

但线并不会勒住鱼。

只有当鱼试图斩断线时,线才会变成钢丝,狠狠的勒断鱼的身体。

至于自由?

哦是的,那是相对的。

步入真正的自由的唯一方法?

呵呵。

我知道,你也知道,是的我们都知道。

只可惜,线拦住了我们。

共 5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个人的臆想,欣赏,问好,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07-07 07:25:14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濮阳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鹰潭治疗牛皮癣医院
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
攀枝花白斑疯医院
鹰潭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