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异种骑士团 第96章 教皇国圣使

2020-01-17 00:44:00 | 来源: 凉菜

异种骑士团 第96章 教皇国圣使

告别了两位修女的托德,在暮西镇里散着步,突然发现镇上相比过去,多了不少奇怪的人。

这些人衣着光鲜,与身边那些匆匆赶路、繁忙不停的居民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们对着街道两旁的房子指指点点,时不时还停下脚步,向着街上的路人,打听房子的主人是谁。

找来了路上的一名居民,他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托德穿的是实验室工作服,居民起初还没认出他。过了一会后,后者看向询问者的面孔,双眼睁大,一脸不敢相信的喊道:“圣子大人!是圣子大人!”

这一嗓子,顿时吸引了街道上所有人的注意,人们如潮水般聚集过来,赞美与祈福声络绎不绝。托德一看情势不妙,念了两句祷言,划了个十字,赶紧溜了回去。

教堂的大门口,哈金斯急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原地来回的打着圈。

托德的出现,在男子眼中,宛如救主降临一般。

哈金斯上下打量了一遍对方的衣装,急急忙忙的说道:“大人!快!快去换上您的圣秩!”

看着男子慌张无措的样子,托德困惑的摸了摸鼻梁,好笑的问道:“这么着急做什么?总不会是教皇来了吧?哈哈!”

哈金斯肃穆的神情,让发现气氛不对的托德干笑了几声之后,不由自主停了下来。

对方的下一句话,将托德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

『教皇国的圣使,马上就要到了。』

——————————————

“我的装束没什么问题吧?”穿着全套圣秩的托德站在小镇的入口处,一边眺望着东方的平原,一边朝着身边的哈金斯问道。

在神父的身边,早就聚集了一大帮好事的民众。教皇国圣使要来的消息,早就被耳目灵通之人传遍了大街小巷。

哈金斯紧张的绷直了身体,压根没注意到托德的询问,一言不发。

远方平原的尽头,一只高举着圣十字的骑士队伍蜿蜒而来。看着队伍靠近了小镇,托德低下了头颅,看向了地面,眼角的余光,瞥见一个身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紫红色的及脚长衫,中间套了一件白色的及膝罩衫,外面是一件紫红色的大披肩,绿色条纹绳子悬挂的十字架正居在胸口。

托德连忙摆正了身姿,虔诚说道:“尊敬的圣使,您带来了天父无限的仁慈,求您惠赐我们这些宗徒……”

咳咳!

这听上去无比熟悉的声音,让托德抬起了头。看清楚来人是谁,他吃惊的问道:“法比安主教,怎么是你?!”

主教面色尴尬的将头朝旁边偏了偏,托德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还站着一位身穿黑色执事袍、并不起眼的年轻人。

这人二十来岁,一头蓬松卷曲的棕发,身躯挺直,五官并不出奇,但笑容却让人觉得温暖。

托德看了看年轻人身上那一身再寻常不过的黑色执事常服,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法比安主教,嘴里结结巴巴的问道:“这……这难道就是……?”

主教看上去也有点无奈和疑惑,只听他说道:“托德教友,我来介绍,这位就是教皇国的圣使,特里斯坦.格雷沙姆.贝内特。”

还没等托德开口寒暄,圣使向前走出了两步,拉住了神父的衣袖,嘴里问起的事情让前者吓了一跳:“我听说你有个炼金术实验室?”

紧张的看了看教皇国使者团的其他人,托德发现那些教廷骑士和随从们神色并无异常,脸上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不清楚这位圣使有何意图,大脑紧张的一片空白的托德,干巴巴的笑了几声:“圣使大人,眼下已近正午,不如先用午膳……”

特里斯坦回身朝着使团的领头骑士说道:“你们先跟着神父的随从去用餐。”

看着使团的其他人员跟随哈金斯向镇中走去,圣使却一脸希冀的看向自己,托德深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领着特里斯坦朝着实验小楼走去。

二人路过教堂门口时,恰巧与芮契尔和卡琳碰了个照面。

就在卡琳蹦蹦跳跳和托德说着有趣事情的时候,后者却发现芮契尔和特里斯坦,大眼对小眼的在街上互相对视了起来。

来自教皇国的圣使,看着芮契尔身上穿的那件宽大的修女袍,脸孔憋得通红,终于噗嗤一声,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修女院院长狠狠瞪了一眼面前的年轻执事,一把拉起不情愿的卡琳,大步离开。

惊疑不定的看着远去的修女,托德脑子一片混乱,朝着年轻人问道:“圣使大人,您认识这位姐妹?”

特里斯坦一边抹着眼角,一边笑着点头:“啊,对!没错没错,只不过是数面之缘。”

骗鬼吧,看你的样子,分明和那只小狐狸是熟人!

带着这样的腹诽,托德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

特里斯坦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走进了实验器具和试剂瓶罐的『海洋』,仔细查看着每一样事物,最终将视线落在了托德的那台显微镜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托德注意着他的视线,顿时就明白了这位圣使大人,绝对是炼金术的熟手。趁着对方将注意力放在显微镜的当口,他偷偷挪动着一面木板,遮住了通往实验室后间的通道。

“这个也是炼金术的器具?”特里斯坦右手摸着下巴,左手托住手肘,一脸的好奇。

托德用脚踢着地上的布条,盖住木板下方的空隙,嘴中说道:“大人,那个叫做显微镜,可以看到很小的东西。”

男子兴奋的转过头来,高声问道:“很小?有多小?!”

托德连忙挪动脚步,换了一个位置,走到男子的面前,打开显微镜的木盒,拿出两片玻璃载片,滴上一滴水,放到了观物台上。

特里斯坦看着神父的动作,视线尤其在玻璃载片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调整好目镜和物镜,托德示意圣使过来观看。

数秒钟后,男子的一声大叫,让托德眯了眯眼睛,掏了掏耳朵。

特里斯坦用着颤抖的手,指向了观察孔,结结巴巴的问道:“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托德凑近观察孔看了看,慢慢说道:“那个最大的、外形像是鞋底的物体,是草履虫;那个绿色的长条形的物体,是眼虫;那个连成一片的,应该是蓝藻……”

男子拨开他,重新将眼睛凑了上去,拉过了一张身边的凳子,没有丝毫生分的坐了下去。

托德挠了挠后脑勺,又看了眼身后的木板,小心翼翼的说道:“圣使大人……”

男子的头一动不动,朝着身后挥了挥手,语气亲切的说道:“叫我特里斯坦,神父。”

托德继续说道:“好吧,特里斯坦。关于午餐……”

“你要饿的话,就先去吃吧,不用管我。”

托德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骂:废话!我怎么敢放你一个人留在这,这里还有一堆见不得人的东西,要是被教会发现了,我就直接可以上火刑架了!

“神父,你这有纸和笔吗?”

听见对方的话,托德连忙打开了桌子下方的储物柜,嘴上忙不迭的说道:“有的有的,您等一下。”

看着特里斯坦拿到纸笔后,一边看着显微镜的观察孔,一边写写画画的模样。托德长叹了口气,摸了摸肚子,开始在实验室中翻找起昨晚吃剩的面饼……

————————————

“大人,差不多是时候吃晚餐了,使团的人正在……”哈金斯踏进实验室的大门,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忘记了下文。

那位身穿黑色执事袍的圣使大人,专心致志的坐在显微镜前,桌上放了一堆画好的草图。

我们的托德大人,坐在一张小板凳上,一手揉着肚子,一手托着腮帮子,满脸写着郁闷。

哈金斯看了看托德,又看了看圣使,犹豫的说道:“使团的骑士长正在寻找圣使大人……”

“别说了,不管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托德站起了身,朝着哈金斯招了招手,自己走到特里斯坦旁边,指了指男子的胳膊。

哈金斯有几分犹豫,最终还是和托德架起了特里斯坦,在对方的声中,朝着门外走去。

晚宴安排在了教堂的侧厅,由于准备仓促,都是寻常的食物和酒水。

教皇国的圣使特里斯坦发言,他首先向天父致以礼赞,接着感谢法比安主教的陪同,最后向暮西镇的盛情款待致以了谢意。

听完对方的发言,托德有些发愣。因为圣使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起他最关心的问题——教会是否同意在暮西镇设立骑士团。

这种事情托德自然不好直接开口询问,只能在酒席之间,与特里斯坦聊天时,旁敲侧击。

让他意外的是,圣使虽然年纪轻轻,又沉迷炼金术。在社交场合却圆滑的像一只泥鳅,无论托德怎样提示,对方只是装傻充愣、打打太极,决口不提骑士团之事。

最后,托德也完全没了脾气,只能暂时放弃了询问的打算,聊起了其它话题。

“我以为,教会将炼金术视为洪水猛兽。”托德抿了一口红酒。

特里斯坦用餐叉拨了拨盘中的水果,笑着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在教皇国中,无论是主教还是贵族们,许多人都在研习炼金术,你会不会吃惊?”

托德睁大了眼睛:“可是,炼金术不是……?”

“没错,教会曾经有『圣部通谕』将炼金术定义为异端邪说,不过那是八百年前的事了。点石成金和『贤者之石』的魅力,无论是谁都会趋之若鹜。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事情依旧上不了台面,只能暗地里进行。”

听了对方的话,托德想起自己被异端审判的场景,欲言又止。

特里斯坦看着他的表情,笑了笑:“我听说了你之前的事情……银环教区还是太偏远了,很多事情到了这里,自然会变了样。说起来你和我还有一些渊源。你在圣西德洛修道院地下,找到的那间实验室……”

托德猛地抬起了头,看着男子,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曾经属于我的师傅。”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地址在哪
深圳曙光医院有哪些医生
北京地坛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黑龙江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汕头哪个医院治妇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