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官场风云正文正文第233章

2020-01-21 17:09:20 | 来源: 凉菜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233章

“现在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张义瞟了瞟陈兴,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张宁宁是怎么看上陈兴的,要不是比起王正来,他觉得陈兴看得还顺眼点,他都懒得去帮陈兴遮掩那些乱七八糟的私生活,不过他不愿意看到王正成为张家的女婿,帮陈兴也是再正常不过,而且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同是男人,张义其实也很理解陈兴,因为比起私生活的混乱来,他比陈兴有过之而无不及,男人嘛,风流不下流,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张义出生在张家这种显赫的家族,他能轻易的得到太多的东西,金钱、美色、权势,这些对张义来说并不是太稀罕,他也是一路玩过来的人,陈兴跟几个女人的关系不清不楚的,这在张义眼里委实没什么,他知道张宁宁自个喜欢陈兴,陈兴也能对张宁宁真心就行了,至于说在外面有女人,张义相信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男人不偷腥,而是看有没有偷腥的资本,陈兴在他眼里就是一草根,但在下面,年纪轻轻的处级干部绝对少不了人去巴结,赶着倒贴的女人更不会少。

陈兴脸色有些尴尬,他没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其实都在人家眼皮底下,而且对方的身份还是准大舅子,想想都无地自容,不过陈兴能确定的一件事是张义并不会害他,也不会将这些事告诉张宁宁,要不然张义根本不用去帮他擦屁股了,也不用当面告诉他这事,还提醒他这段时间要安分一点,说到底,张义还是为他好。

“张二哥,您的这份恩情,我记着。”陈兴感激道,他也不说什么矫情的话,想报答这个准大舅子,人家啥也不缺,也用不着他报答,身份在那摆着,他有的,对方都有,他没有的,对方也有,他拿什么去报答?

“你也不用感激啥,我只是看你还算对胃口,比王正舒服多了,所以我站在你这边,不希望王正在后面搞破坏,你也快成为张家人了,以后大家算是一家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对宁宁,那是我们家老爷子的心肝宝贝,你要是对宁宁不好,别说老爷子不饶你,我就能先把你整趴下。”张义淡淡的说着,“一个男人可以同时拥有很多女人,但他爱的只可能是一个,你能真心对宁宁就好。”

“张二哥,这个您就放宽心吧,我是真心喜欢张宁宁,绝不会辜负她的。”陈兴第一次严肃的说着,他对张宁宁的的确确是一片真心。

“好了,不说这个了,吃饭吧,以后对王正多个心眼就是,他也不敢明着用什么来对付你,但暗地里会不会使些什么小伎俩就不好说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自己多留心,不过老话说的没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段时间你除了工作,没事就在家里呆着,等你和张宁宁结了婚,王正应该也彻底死心了,要不然,我估计他现在还抱着一点幻想。”张义准确无误的推断出了王正的心态。

陈兴点了点头,他相信张义说的话,王正的确不会明着给他使绊子,因为张家的面子摆在那里,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王正恐怕就无所无用其极了,事后就算是别人怀疑到他头上,王正也能撇的一干二净,就好比那美女大明星张旸几次三番的主动联系他,陈兴就断定背后是王正指使,张旸本身是个公众人物,在对方身上发生点什么,那第二天绝对会成为娱乐版的头条,陈兴如果跟张旸牵扯在一起,假设被人拍到点艳照啥的,那陈兴自己肯定也会被卷入漩涡之中,张旸无缘无故的对他献殷勤,端的是王正的险恶用心。

就在陈兴和张义吃饭的时候,离部里颇有点距离的某家普通的酒店房间里,床上两个翻滚着的一对男女若是让陈兴看到了,绝对会惊讶得下巴都掉到地上,扑在女子身上一阵啃咬和扑腾的男的赫然就是他的顶头上司,司长王荣岩,而压在他身下的女子,却是办公室副主任林玉裴。

林玉裴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感觉正儿八经的女人,但谁也想不到,她这会正不着片褛的跟王荣岩躺在一起,从两人的神情和反应来看,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林玉裴总是能很好的逢迎王荣岩的姿势和动作。

“陈兴这人怎么样,上午你跟他接触后有什么感觉?”两人办完事,王荣岩搂着林玉裴问道。

“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感觉还挺好说话,也没有傲气,应该是挺八面玲珑的一个人。”林玉裴微皱着眉头。

“有没有试探出什么东西来?他跟李副部长是啥关系有问出来吗。”王荣岩不甘的问着。

“还没有,问他什么,他都滴水不漏的给岔过去,我也不敢试探的太明显,要不然岂不是摆明了让人家看出来嘛。”林玉裴摇头说道,“不过我看他能30岁就混到这个地步,除了有点背景,恐怕他自己也挺了不起。”

“了不起?都是狗屁,这年头,没关系没背景,你再了不起去给我在官场上混出来看看,你不都33岁了,你也挺了不起呀,上下两个口都能伺候人,怎么没见你混个副司长,要不是我提拔你,你这个副处都还不知道能不能熬出来,估计还在办公室混着科员的日子。”王荣岩对林玉裴的话嗤之以鼻。

“人家这不是就等着靠你提个副司长嘛。”林玉裴娇嗔道。

……

陈兴中午跟张义吃完饭,又回自己的地方休息了一会才回的部里,反正小区离部里很近,睡一小觉醒来再慢慢步行过去都不急,巧合的是,他才走出小区没多久就碰到了司长王荣岩,对方也是往部里的方向步行来着。

“王司长,真巧。”陈兴笑着主动上前跟王荣岩打招呼。

“是巧啊,你也走路?”王荣岩意外的看了陈兴一眼,他才刚从林玉裴的身上下来,坐了几站公交车过来,至于林玉裴,为了避嫌,王荣岩没敢让对方跟自己一块出来,两人做这种事也不是一两次了,每次都是王荣岩先出来几分钟,林玉裴才会出来,时间是岔开的。

王荣岩这会走路都轻飘飘的,浑身舒爽,要不是陈兴突然出现在眼前,他心里还在回味着林玉裴的味道,心说这女人在家是不是也这么殷勤的伺候老公,反正跟他在一起是主动的紧,花样百出。

“现在不都提倡绿色出行吗,反正我住的地方不远,就干脆走路上下班了。”陈兴笑道,王荣岩走路去部里才让他感到惊讶,然不成对方也住在这一带。

“陈副司长这觉悟可是比一般干部都高。”王荣岩笑着看了看陈兴,“要不是这交通太堵,我都巴不得天天开车上下班,看我这觉悟比陈副司长可是差远了。”

“别,我比王司长您差多了才是,主要是住的近,就这么几百米的路而已,要是稍微远一点,那我准是开车制造空气污染的其中一个。”陈兴连连摇头,王荣岩的话不管是不是玩笑,他现在作为下属,都应该端正自己的态度,背靠着张家这颗大树是一回事,但陈兴在发迹之前在市委政研室混日子的那几年,其实也学会了不少的官场生存之道,这也让他飞黄腾达之后,比别人更多了一份自谦和谨慎,他自个明白现在的一切都来之不易。

“哎呦,两位大领导怎么都走路去上班了,我送你们一程?”就在这时,旁边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在两人身旁停下,车窗打开,开车的正是高教司办公室副主任林玉裴,王荣岩出去后,她又在房间里躺了快十分钟才收拾一番出来,她是自己开车的,到这里,正好也碰到王荣岩和陈兴走到一块,不过这时候离部里的大门也就一两百米的距离了。

“小林先走吧,我和陈副司长打算提倡环保,要走路上班。”王荣岩笑眯眯的说道,看着林玉裴的眼神还带着异样的光芒,不过他比陈兴往前多了一个身位,陈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罢了。

“哈,还是两位领导的觉悟高,像我这种没啥觉悟可就成为祖国首都空气污染的帮凶了。”林玉裴悻悻的笑了一下,“那两位领导慢走,我先走一步。”

林玉裴开着奥迪车先行离开,陈兴也没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更不可能联想到身侧的王荣岩跟对方有一腿,两人更是才刚刚从酒店翻云覆雨出来。

陈兴和王荣岩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并肩走回部里,这一幕搁给外人看来,无疑是容易联想成这一正一副两位司长的关系融洽,而当事双方心里同样都各自有自己的算盘,陈兴不介意在外人面前表现得跟司长王荣岩的关系和睦,初来乍到,陈兴虽说不至于去巴结王荣岩啥的,但也希望能够处理好上下级关系。

虽然是第一次接触部委的工作,但陈兴心里还是想脚踏实地的做点事,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句在普通老百姓中广为流传的话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先流传出来的,陈兴在官场中努力的往上攀爬的同时,他也愿意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实事,获得权力,只为尽更大的能力去多做点实事,陈兴心里同样有着自己的一杆道德标杆。

“陈副司长,晚上宛城学院的领导请我们吃饭,陈副司长有没有空去?”陈兴在自己的办公室没坐多久,在他隔壁办公的陈丹英就走过来了,开门见山,也没跟陈兴说些弯弯绕绕的话,看起来倒是不跟陈兴见外。

“宛城学院?”陈兴疑惑的看了陈丹英一眼,他刚接手分管的几个处室,很多工作还没来得及了解,地方高校的人请吃饭,陈兴就有些纳闷陈丹英干嘛将他一块拉上了。

“陈副司长看来还没全部熟悉工作。”陈丹英见陈兴疑问,不禁笑着解释道,“明年宛城学院的本科教学评估工作就要开始了,他们同时还想申请几个本科专业,这是提前来攻关来了,咱们两个相关负责人自然在人家的邀请之列。”

“哦,是这么回事。”陈兴释然的点了点头,本科评估工作按理说是由他分管的高等教育评估处负责的,不过陈丹英分管的综合处在这上面想要插上一手也不是不行,只是这地方高校的人就算是请他们吃饭,也不至于两人一块请吧,王不见王,同时请他和陈丹英,这宛城学院进京公关的人脑子多半进水了吧。

陈兴心里琢磨的功夫,陈丹英很快就给了他答案,“陈副司长,宛城学院的人今晚主要请的可是你,你这刚刚新官上任的,下面高校认识你的人少,这不,他们没你的联系方式,就劳役起我来充当这个传话筒了,哎,说句不怕陈副司长见笑的话,我那哥哥就在宛城学院当副常务副校长,非得磨着我给你递个话,务必要把你给请到,你说那不是为难我吗。”

“原来陈副司长跟宛城学院的校方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陈兴恍然大悟,心说难怪,就算他是刚到部里来上任,他就不信这地方高校的人想要进京公关会弄不到他的联系方式,敢情是有陈丹英这更好的一条捷径在,人家让陈丹英出面,反而让他不好拒绝。

“陈副司长的面子我可不能拒绝,反正晚上我也没什么事,那就吃白饭去。”陈兴笑着点头应下,到部里工作,和地方高校打交道那就不可避免了,陈兴要适应这个工作,出席一些应酬就变得必要了,这是他第一次同地方高校的人接触,就算对方不是委托陈丹英来张这个口,陈兴其实也不会拒绝。

“那好,晚上7点在京东大酒店305包厢,陈副司长可一定要到,晚上我就不去凑热闹了,陈副司长才是主角。”陈丹英淡淡的笑道。

“这怎么成,陈副司长你要是不到,那我可也不去了,我可都是冲着陈副司长的面子去的哦。”陈兴装着不高兴道。

“晚上我是真有事,陈副司长可别误会。”陈丹英瞥了陈兴一眼。

“原来是陈副司长有事才把我推出来当挡箭牌了,看来我更不应该去了。”陈兴脸色顿时拉了下来,“那我晚上不去了,陈副司长帮我转告一声。”

陈丹英琢磨不定的看了看陈兴,她刚才是在试探陈兴,但她不知道陈兴这话是不是当真,不过自己亲哥哥托她办的事,陈丹英也不可能不管,她还真怕陈兴真的不去,最后笑道,“那成,晚上我和陈副司长一块过去。”

“那好,晚上我要是看到陈副司长放我鸽子,那我转头就走。”陈兴半开玩笑道。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陈兴自己打车来到了京东大酒店,到达酒店的时候也差不多七点,陈兴才到酒店门口就看到陈丹英跟一中年男子站在门口等着,一块的还有几个人,陈兴加快了脚步走过去,“陈副司长来得够快的。”

“我是被人拉壮丁拉过来的,想来得晚都不行。”陈丹英苦笑看着身旁的中年男子。

陈兴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不用猜就知道这两人就是兄妹俩,看那嘴型和眼睛,不是一般的像。

“这位就是陈副司长了吧,我是陈铭正,这是我们学院校长黄爱军。”陈铭正笑着主动迎向陈兴,同时给陈兴介绍着学院的一把手。

双方在酒店门口略作寒暄就上楼进了包厢,宛城学院对这次的公关工作无疑是高度重视,校长亲自带队,常务副校长也过来了,另外是两男一女,一个也是学院的副校长,另一个是学院教务处处长,唯一一个女的竟是校团委书记。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具体地址
河池市第三人民医院
海南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云南省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桂林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