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牧仙志 第三百一十六章 同胞一体

2020-01-16 21:46:48 | 来源: 菜谱

牧仙志 第三百一十六章 同胞一体

道牧转念一想,又觉不对劲,若真如此,缘何大祭司还主动让他将那三条龙脉拔出。要知道,若龙脉被拔出,他们将再也无法受用大祭司的供养。

“不久前,我同你们妈妈见过,她主动让我将你们三个哥哥拔出。”道牧环视众龙灵一眼,将他们的神情尽收眼底,

少女闻言,立马嗤嗤冷笑,娓娓道出其中秘辛。

原来,自打大祭司与道牧见过面,内心受到巨大震撼,对道萌境地产生了向往的情绪。

大祭司跟少女谈心,将自己心理感受全都道出。却不成想,被那三个哥哥晓得,他们便一身上的生命做威胁。

不仅要大祭司以后只得供养他们,且还不能离开海夏国。否则他们一齐发功暴动,让这一片海域彻底成为死海。

大祭司总是心怀大爱,只得选择妥协,不敢再有其他妄想。

大祭司之所以这么跟道牧讲,那是因为她早就看破阿丁叔不懂拔山摄水之术,只能给道牧做一个帮衬,认为道牧和阿丁叔注定会失败。

道牧若在此就失败,必定会受伤,想要再拔摄其他龙脉,更是难上加难。

其他龙脉本就弱小,若是被道牧拔摄,将不再受她供养和庇护,很有可能被附近的龙脉倾覆吞噬。

大祭司心理盘算着,尽管那三条龙脉不给她供养其他龙脉。但是她偷偷供养些许,自然不会受到激烈反弹,毕竟他们可都是同胞一体。

至于海夏国想要恢复往日的繁荣昌盛,是没有那么容易。不过,在大祭司的盘算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平复心气后,这一片海域也将慢慢的恢复。

只是想要恢复当年的繁荣昌盛,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少了她大女儿,千万年山水龙脉。

少了这一根重要的脊梁柱,不仅仅海夏国受伤。她何尝不受伤,她的其他孩子们何尝不受伤。就因为少了大女儿,逆鳞带着两个兄弟,开始叛逆。

大祭司总是以最大的善意去揣摩周边的人事物,心以为日后哪怕她消散归虚,她三个儿子也不会吞噬自家兄弟姐妹。

大祭司却忘了她的孩子本是同根,本是同胞一体,本是她破碎身体所化。互相吞食对方,恢复大祭司的龙体,是他们的本能,无论如何都无法消除。

那三个哥哥已经不止一次表现出强烈的吞噬欲望,好在有眼睛化成的水龙脉相助,那些弱小的弟弟,一次次躲过杀劫。

“你们要作甚?”道牧见他们一个个神色坚定且决然,蓝晶晶的眼睛透着绝望、不安、以及牺牲与奉献。也不知为何,这些时常从道牧身上看到的情绪,却让道牧很不舒服。

少女银牙切切,那双眼眸浑如圣井那汪清澈幽森的井水,变得如泥潭一般浑浊。只见她倏然从阳光蒲团起身,双手背负在后,娇声道。

以现如今的局势,若要道牧他们要拔摄龙脉,还非得从他们三个开始不可。可道牧势单力薄,又要顾及海族众生的生命,势必会束手束脚,结局将会大祭司料想那样失败。

那还是最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那三条龙脉发觉威胁,发功翻身倒海,酿成惨绝。而道牧也势必会受到强烈反噬,而受重伤。近几年想要飞升织女星,那是想都不用想。

哪怕恢复过来,也还得静养几年,才能够彻底恢复巅峰状态。如此一来一回,黄金十年匆匆而去。道牧要想突破下一个境界,又会难上几分。

海夏龙巢也会因此彻底大乱,要么就是被那三个哥哥吞噬,要么就是相互吞噬。

相互吞噬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合为一体。大祭司不可能会要这一龙脉之躯,更可悲的是就算大祭司想要,那逆鳞也不可能会给她。

现如今,他们和大祭司的关系,着着实实就是母子关系。可曾见过父母夺舍孩子的身体?

若是如此,倒还不如他们请道牧和阿丁叔帮助他们融合唯一,然后他们同道牧和阿丁叔一起抗衡那三条龙脉。如此而为,最是保险不过。

届时,道牧再将其他幸存龙脉拔摄而出,大祭司也就再也没有什么牵挂。自然会跟道牧往那道萌境地栖息,助力道萌境地,为道牧赠上一份造化。

“区区几百万年的龙脉,要这么麻烦?”阿丁叔忍不住皱眉道。

作为一个父亲,他看着面前妙龄少女就想到自己的女儿。自己女儿接得自己的倔强和坚韧,又接得香姨的聪慧与美貌。若自家闺女与这妙龄少女角色互换,相比自家闺女也会这么做。

“换做平时,对于小道而言,说难也不难,说不难也难。”道牧直勾勾看着面前的龙脉之灵,喃喃回答阿丁叔的问题。“拔山摄水,有做工讲究细致的,也有做工随便粗糙的……”

若上面没人,那是真是太好不过。可如今大量幸存者,聚集在一处,且都是那三条龙脉的背上。无论是讲究,亦还是随便,都很难。

“那可怎么是好?”阿丁叔亦看着面前的龙脉之灵,脸上既是同情,又是痛惜。

莫以为成为龙脉很容易,龙脉是无法人工养成。必须是天生地养,随着岁月自然的沉淀,自然而然孕育出来的生灵。

否则陆地上崇山峻岭那么多,为何福地洞天,修真圣地,来来去去就那些地方。否则海底如此辽阔广深,来来去去也就那些个地方生存的海族,其他海域都穷凶极恶。

否则谈及龙脉,也不会都是以几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来计算。

看见道牧忽然露出胸有成竹的神色,阿丁叔忍不住问道,“道少爷可有方法,既能让这些稀世罕见的精灵活下去,又能够解决当前棘手的问题?”若问阿丁叔植牧种植,他可以头头是道。拔山摄水,阿丁叔还真不行。

“简单!”道牧蓦然回首,咧嘴灿笑,“若小子的实力能跟阿丁叔这般,拔出那三条龙脉,就跟拔萝卜一样简单。”

阿丁叔闻言,那张大黄脸嘴角抽搐。“不……”阿丁叔刚说完一个不字,接着就“噫”一声,目光闪烁,怔怔出神。

……

轰轰轰,山体微微颤动,厚重青石大门敞。未给侍卫与宫娥反应过来的机会,就见一道黑影倏然飞逝。他们想要看清楚,却已经没有了踪影。

“明明进去两个人,恁地只有一道影子?”一个侍卫忍不住嘟哝道。

一宫娥在闭关室转一圈,“兴许两人太快,并肩齐驰。我们修为太低,无法看清罢。”见两张蒲团上,都有汗迹,心中猜想定是如此。

话说那道人影冲出闭关室后,便直接施展土遁牧术,穿入地下。

一看,这不正是阿丁叔嘛。只不过,阿丁叔此刻一身穿着打扮,佩戴物件,就连发型都跟道牧一模一样。

“道牧少爷,你可得快点!”阿丁叔面色凝重,眉目间尽是担忧,“我顶多能撑百息!”

阿丁叔话音刚落,又见阿丁叔开口说话,讲出的声音,却与道牧的一模一样,“百息,足矣!”眉目间的担忧和凝重,换成了淡漠与厌世。

那双眼眸,从黝黑变成血红,灼烁如阳,寻那龙脉蛰伏处。亿万毛孔放肆大开,仙气涌冒腾腾。仙缕道衣流光溢彩,荡出祥光雾霭,半云半雾。四周土石在祥光雾霭照耀之下,浑如空气一般,自行斥开。

道牧左手摊开,蕴木幻化而出,“木灵,借鞭子一用。”话还未落,就见一根发丝自盆中飞。

道牧眼疾手快,右手两指捻着发丝。迎风幌一幌,立马显现本相,紫荆囚龙模样。

“你是要同时拔摄三条龙脉?”阿丁叔心惊肉跳,直嘟哝道牧真个太胡来,建议还是一条接着一条,比较稳妥。

“那样可就真来不及!”道牧一边说着,一边控仙缕道衣,一边纵祥光不断下潜。

很快寻得第一条龙脉,挥斥鞭子,不声不响把龙脉之首给绑个结结实实,余下两条龙脉也被道牧如法炮制。

接着将鞭子一段捆在自己身上,双手且还紧攥鞭子。只可惜那右手中指竟还是无法弯曲,损失一些气力,那是肯定无疑。

最来到三条龙脉间隙的正中,道牧控着仙缕道衣,抬起祥光云头飞升向上。

海底大地上,海族们毫无心理准备情况下,大地忽然剧烈震颤。

轰隆隆声中,一条条裂缝撕裂着海底,且还带着一阵阵不屈的愤怒龙吟。裂缝不断扩大,龙吟愈加清晰。泡泡串成珠帘,咕咚咕咚,闷声如旱雷。

啾!

忽闻一声清脆啼鸣,一道人头从黄晶宫广场的喷泉破土而出。

噌!噌!噌!

三条鞭绳也随之切开海底大地。

随着道牧不断飞升,法相之躯也愈变愈大,三条鞭绳也随之愈变愈大。

道牧巨达千丈时,人已飞出海面,悬浮半空。三条鞭绳大若河流,远远看去,更像是三根擎天大柱。

三条龙脉之首,亦有三丈高浮出水面。乍眼一看,正是三个相邻的海岛哩。

“道少爷,我快坚持不住了!”阿丁叔狠咬牙,面部筋肉扭曲,黄黑脸红得酱紫。

轰咚!

三条龙脉趁此激烈挣扎,翻滚身体。海水上下翻涌,海底激流成河。清澈的海水,顷刻之间,跟泥潭一样浑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版阅读址:

重庆妇儿医院靠谱吗
重庆华肤医院口碑怎么样
安顺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贵阳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深圳看妇科哪一个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