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菜谱

半月天使 第583章 捡到一条鱼

2020-01-16 22:53:00 | 来源: 菜谱

半月天使 第583章 捡到一条鱼

海底没有昼夜之分,琉璃砖瓦的宫殿散发着耀眼光辉,将深海的世界照亮。

柔软的蓝色水草飘散在水中,被一只手揪住拔起来。

千翎握着一捧呼吸水草站起身,边走边塞一团到嘴里,嚼着咽了,飘飘悠悠呼出一个水泡。

死小月,臭小月……

她愤愤撕下一块水草狠狠嚼着,回过神来手中的呼吸水草已经糟蹋光了,只好讪讪重新去找。

什么叫“是我没教好”?还真把她当他的侍女了?

谁会想到那条流氓鱼居然是鲛人女王?再说女王又怎么了,女王就可以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动脚吃男人豆腐了?一点都不知道自重……

那个傻子也不知道躲着点,平时冷淡凶狠的样子哪里去了?那天刷刷刷割麦子一样割掉三颗人头的家伙哪去了?一看到美女就变成那副小绵羊的样子讨好谁呢?

居然还对着那条流氓鱼笑了,笑了!她整天洗衣做饭当牛做马伺候他怎么没见他笑呢?

千翎怒火中烧扔了手里啃得焉巴巴的呼吸水草,一屁股坐到海藻丛边一个大贝壳上,大叫着吐出一连串气泡:

“混蛋!”

“哎哟……”一个微弱的呻吟声同时响起。

千翎吓了一跳,迅速四下瞅了瞅。

“……”

玫瑰色海藻在水中轻曳,彩色小鱼成群从头顶晃荡的海水中游过,四下安静无声。

千翎心里有些发毛,轻手轻脚跳下贝壳凑到海藻丛边细细扫视了一遍,又绕着地上缓慢蠕动的海螺看了一圈,边绕边捡起一只粉色海星玩着。

错觉吧大概。

她拿着那只海星啃了啃,晃悠着腿再次蹦跶上那个大贝壳,打算舒舒服服坐下好好研究怎么吃掉……

“哎哟!”呻吟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更惨烈了点。

千翎手中海星一丢,倒抽一口凉气哆哆嗦嗦跳下那个大贝壳,躲远了战战兢兢朝这边看。

流动的海水清浅无痕,起伏的玫瑰色海藻下那巨大的贝壳白得发亮,壳身呼吸般隐约起伏颤动着。

好半天过去依旧没什么动静,千翎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悄悄跑上前蹲下身,拍了拍那贝壳顶部。

里面没传来什么动静。

千翎蹲着身眯着眼努力通过贝壳的缝隙朝里面看,却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奇怪,这里面明明有声音传出来……

她抓住大贝壳的边缘,使出了吃奶的劲缓缓将它上半个壳掀开——

海水流动,贯入敞开的贝壳中,浅紫色的长发随水流拂起……

鲛人少年蜷曲在贝壳中,缥缈长发散在身上,一条青色鱼尾如双腿蜷着,淡青透明的尾鳍在水中轻柔飘拂。

千翎蹲在贝壳外面,睁大了眼瞧着他,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耳鳍:

“喂……?你是……蚌壳精吗?”

少年睡得很香,轻轻砸吧着嘴,牛奶般白皙光滑的脸颊飘着两抹红晕。

“唔……好大股酒味……”千翎捂住鼻子,惊讶地看着人鱼醉醺醺的样子。

出门采个草,竟然遇到一条买醉的鱼,还睡在贝壳里。

也不怕闷死了?

正想着少年漂亮的浅紫色睫毛扇了扇,缓缓睁开了眼睛。

“小花……”长着鱼鳍的白皙手臂伸过来,抓住女孩的领口。

千翎猝不及防被他一把“拖”进贝壳,哇哇大叫着一巴掌糊在少年脸上,像条泥鳅匆匆忙忙钻出来。

“唔……”少年眨了眨眼,缓缓捂着脸委屈巴巴看着她,竟然就流下泪来,“小花……你打我……呜呜呜……”

“你跟别人跑了……还打我……呜呜呜呜你好狠的心……”

千翎瞪着的眼睛骨碌碌一转,明白过来。

看来还是一条失恋买醉的鱼。

“我不是小花,我叫千翎。”她想了想还是在贝壳外面蹲下来,有些同情地瞧着那眼泪汪汪的鲛人少年,“我来自岸上,跟你们水族不一样。”

说着她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你看,我没有尾巴哦。”

少年抽噎着打量她,目光停在她腿上,微微歪了歪头。

半天缓缓吐出一句:“……怪物。”

千翎“噌”得站起来,脸都气绿了:“你说什么?你才是怪物呢!”

少年掐了把自己的脸,又晃了晃脑袋:

“头晕……我好像喝多了点……你可不可以给我点解酒草?”

“我没有解酒草。”

“没有不会去采吗?”

千翎叉起腰瞪着他那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偏偏那双泪光涟涟的眼睛楚楚可怜清澈得很。

“家里有个祖宗整天气我,出门又碰到一个。”有火气涌上来,她鼓着眼睛扭头就走,“老娘惹不起还躲不起了?”

身后传来少年抽噎的声音,她回头一看竟蜷着尾巴在抹眼泪。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千翎蹲回贝壳前面,愁眉苦脸盯着他,“不就是失恋吗?不就是被鱼甩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哭成这样,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不,你还是不是男鱼了?”

少年“哇”一声哭得更厉害了,泪珠顺着下巴滑下,很快消融在水里。

千翎愁眉苦脸瞅着他,伸手抹了抹他脸上的泪珠,低声嘟囔:“说好的鲛人落泪成珠呢?传说果然都是骗人的……”

“别哭了,我给你找醒酒草,行不行?”

这里的鱼颜值都挺高呢,这少年哭起来梨花带雨惹人怜的,倒像是她的错了。

少年抽噎着抬起湿漉漉的眼睛看了看她,伸手拿过贝壳外一枚细长的海螺,就着螺尖在沙地上画了株歪歪扭扭的小草。

“就这个,紫红色的,别找错了。”

千翎看着他一秒止住眼泪,有模有样地盘起尾巴朝她指了指不远处飘着海藻的小坡:

“那边就有。”

“这么近,你自己怎么不去?”她狐疑地盯住少年那张还泪汪汪的脸,突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

少年抬起头看着她,盘起的青色鱼尾耷拉在贝壳边缘,尾鳍一翘一翘的,嘴巴一瘪又要哭出声:

“人家失恋了还喝醉了,不想动嘛呜呜呜……”

千翎在他泪花子冒出来的前一刻“咻”得蹭了出去。

这里的鱼都是神经病。

唐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广平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江西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营口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