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毕马威国际主席安茂德未来五年中国区业务将

2019-07-02 13:35:31 | 来源: 饮食

毕马威国际主席安茂德:未来五年中国区业务将翻三倍

“毕马威所采取的是有机增长的发展战略,今年将从中国应届毕业生当中招聘2000人。”11月11日,刚刚将全球主席办公室入驻香港的毕马威国际主席安茂德(drew)接受本报专访时如是说。 进入2011年下半年,当国际金融危机隐现二次探底之势,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普华永道、安永、德勤)再次宣布逆经济周期招聘。不过,在本次欧债危机当中,“四大”的角色已然开始受到质疑。 2011年9月,欧盟执委会的提案要求禁止会计师事务所对其所审核账务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或者完全禁止其从事这部分快速成长的业务。过去几年,咨询业务的快速增长,正遭致人们对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独立性的广泛质疑。 2010财年,在“四大”中,德勤的咨询业务收入最高,达75亿美元,同比增长14.9%,占总收入的28%;毕马威仅次于德勤,咨询收入达65.7亿美元,同比增长8%,为期内总收入的32%。 在安茂德看来,关键是如何保持审计的独立性的问题。此外,对于2011年上半年以来,赴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普遍遭遇的信任危机,安茂德表示,中美两国加强联合监管是有必要的。 本土化与国际化相结合 毕马威在中国的合伙人约60%是中国籍 《21世纪》:2011年,毕马威全球主席的办公室进驻香港,此举基于怎样的考虑?在毕马威亚太及全球战略中,中国处于什么地位? 安茂德:这是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第一次让它的全球主席在美国和英国之外的地区作为自己的总部。我们非常看重中国、东盟、韩国、印度及俄罗斯未来的增长,越来越多地把业务偏重到新兴经济体和高增长的经济体。 从物流的角度来看,这一地区也处在全世界的中心,我们看到香港和上海将成为未来的资本中心。中国区业务在毕马威占比大概为5%,预期这个比例在未来五年将翻到三倍,占15%。 《21世纪》:这两年中国的IPO市场,包括毕马威在内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其市场份额实际有所下降,尤其在今年,情况不是太理想,德勤和毕马威各拿下四单。IPO审计对“四大”盈利贡献相当可观,但整个中国的IPO业务,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似乎面临着竞争瓶颈。 安茂德:首先,IPO业务只占我们业务当中一部分,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扩大咨询业务。此外,我们也在尽力帮助很多走向海外投资的中资企业。 另外,目前国际市场经常讨论中国企业财务报告的质量以及存在的风险,我们能够帮助中国公司在财务报告方面提升质量和国际声誉。毕马威所采取的战略,非常重要的部分就是本地化,我们希望毕马威中国区业务能够真正成为本地化的公司,就是由中国合伙人拥有的公司,这方面我们正在和财政部积极推进。 《21世纪》: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当中,过去十年,德勤和安永的本土化进程比较明显,未来毕马威有没有考虑增加中国合伙人的占比?会不会加大对中国中小民营企业的营销力度? 安茂德:你刚才提到的两大会计师事务所,他们和中国本土会计师事务所进行了合并,而毕马威采取的是有机增长的发展战略。目前,我们在中国的合伙人约60%是中国籍,希望这个比例进一步扩大;但在中国,会计专业还是比较年轻的,想找到非常资深的CPA不容易。而且中国公司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其他资本市场进行投资或者上市,也需要来自其他国家专业资深的税收咨询人员提供建议。所以,毕马威需要本土化与国际化相结合的方式。 “借壳上市”问题只占少数 中国企业要秉持很高的公司治理和财务报告标准 《21世纪》:毕马威倾向于自然增长来推进中国本土化业务? 安茂德:是的,因为我们在文化上容易去结合。毕马威中国业务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为入驻中国的全球性公司提供服务;第二阶段,为大型中国企业的IPO上市提供服务;第三阶段,为大型中国企业走向海外投资提供服务;第四阶段,我们致力服务于本土的私营企业,它们需要获得股权或者债务融资。 《21世纪》:现在似乎处于第二和第三阶段,随着大型国企改制相继完成,中国IPO市场这种大单似乎越来越少,相反中小IPO机会越来越多。 安茂德:目前,我们处于中国国营企业民营化阶段,这些大单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同时,国际市场IPO也在弱化,主要由于欧美国家的经济状况不好。中国企业“借壳上市(BackDoorListing)”今年遭遇的危机引发不良情绪,影响到中国企业在美国的IPO,其实只86版西游记总作曲许镜清起诉腾讯女儿情被擅用是出现了几个小问题,但使投资者整体上提高了谨慎度。 《21世纪》:您认为中国概念股出现了那些财务和审计方面的问题?有消息称中美双方要加强联合审计,目前进展如何? 安茂德:中国企业到外国资本市场募集资本,一定要秉持很高的公司治理和财务报告标准,这些外资市场存在着募资的好机会,所以双方的监管机构进行合作非常有必要,而且会计界领军的公司也应该树立起良好的典范,使上市企业投资者的信心得以回升。目前,借壳上市存在问题的只是少数,有必要彻底解决,让市场信心再次回升。 《21世纪》:您多次提到中国企业走出去,这对“四大”而言将带来多大的机遇? 安茂德:中国公司出去之后,需要两方面的咨询,一是要懂得当地的商业环境,一是要知道中国公司运营的理念。因此,毕马威根据其需求差异,提供投资当地的会计、税务和监管等方面的要求,帮助制定一个有效的策略,使其能够有效管理境外的并购业务。 关键是保障审计的独立性 大力开拓民营企业市场与咨询业务 《21世纪》:金融危机之后,“四大”面临一个现实问题,人才流失率比较高。今年“四大”都公布了在中国的扩招计划,具体情况如何? 安茂德:今年毕马威决定从中国的大学扩招25%新员工,去年我们从大学招聘了1500人,今年是2000人左右。我们在中国招聘的这些新员工将有机会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其他国家的毕马威办事处进行培训和工作,让他们拥有更多的全球经验,然后再回国服务。 关于人才的挽留,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话题,中国的经济增长非常快,很多投资者都想要毕马威培训出来的优秀员工。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涉及到投资银行和经纪公司的状况,如果他们现在的业务比较清淡,可能我们挽留住自己的人才就比较容易。 另外,我们也要大力开拓民营企业市场,大力增加我们的咨询业务,在民营企业和咨询业务方面,我们所需要的人才和过去有所不同。哈登找回节奏就能降低失误健康后天空才是极限 《21世纪》:近年来“四大”在审计、税务和咨询三大业务板块中,咨询板块的成长相当快,毕马威在这方面的情况如何? 安茂德:咨询是所有业务中增长最快的部分,毕马威的咨询板块,2010年在美国、印尼和韩国市场分别增长了27%、75%和40%,中国可能没有这几个市场增长那么快,但是去年我们提升和招募了55名合伙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咨询的合伙人。 《21世纪》:目前面临的一个挑战是今年9月欧盟的一个提案,要求禁止会计师事务所对其审核账务的企业提供咨询服务,你们如何看待这一政策的影响? 安茂德:目前,欧盟还只是一个提案。在美国,过去20年,实际上一直有这方面的明确规定,就是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可以为其审计的客户提供什么业务,在咨询业务方面是存在一些限制的。但是我们要做一些区分,有一些咨询和审计业务并不矛盾,比如说可持续性的咨询,关键是如何保持独立性。 《21世纪》:那么如何能保障审计的独立性? 安茂德:首先第一个原则就是你自己做的工作,不能自己再去审计,我们在内部建立了一套系统进行控制。第二,必须向客户所在的公司审计委员会主席提出批准请求,在没批准之前,不能做任何这方面的工作。第三,必须向该公司的股东披露你所审计的其他客户,这些股东才能做出相应的决定。 目前审计方面的业务,我们的市场份额只有20%-25%,但是我们的咨询业务完全可以争取另外75%的市场。

猜你喜欢